第二章 家贼难防

好书推荐:

树屋下聚集的族人都已经散去,此刻万籁俱寂。

邱葵利落的一个翻身,跃上三米高的露台,俯身,悄无声息地贴近窗棂。

匠魂谷无日月星辰,自然没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规律。这里的时辰,以谷底报时鸟的栖息为准,一旦报时鸟闭嘴,大家也都会回家歇息去。

当然,也有喜欢“日夜颠倒”好办事的人,如邱葵,以及她手下年轻气盛的小崽子们。

屋檐下悬挂着的一盆夜芒草,随风晃悠,映照出邱葵的身影,浅浅一团,耷拉在露台的木板上。

她鬼头鬼脑地抬起下颌,眯着眼睛,透过紧闭的窗隙往里瞧去——黑蒙蒙的。

桌上的夜芒草正在休眠中,也就是说,除了爷爷,现在房里没有别人。

否则谁会摸黑守着一个昏睡中的老头儿啊?她可不记得哥哥们有陪床的习惯。

她搓搓手,轻轻推开门,侧着身子挤进屋去,蹑手蹑脚地摸到老族长床边,轻声喊道:“爷爷?爷爷醒着吗?”

见没人回复,又侧耳倾听一会儿老族长的呼吸,轻缓,微弱,虽似有似无,但频率较之前并无差别。

她放下心来,俯身贴着老族长的脸,悄悄蹭了蹭……爷爷,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救族人!这结界,便是撞得头破血流,粉身碎骨也是要破的!

她眼眸中闪过一丝决绝,没有多做迟疑,熟练地探出身子,往里侧床围摸去。

老族长的拐杖向来不离手,就是病重期间,也会紧握在手中,睡觉时更是放在身侧,不离半步。

这般谨慎,倒不是防族人居心叵测,觊觎权利,纯粹只为防邱葵这么一个家贼罢。毕竟,放眼整座匠魂谷,日盼夜盼出谷的,仅她一人。

这拐杖,寻常场景中,只是负责辅助年迈腿脚不便的老族长行走,外加敲打敲打族里不争气的后生们罢。

那拐杖顶部的鸡血石,由当年缔结匠魂谷结界的高人亲手所赠,故而,这看似普通的鸡血石,必定就是破除结界的出谷钥匙。

如今谷底灵泉枯竭,万物萎靡,老族长又一病不起,无法主事。这内忧外患,本就是一盘进退两难的死局,邱葵不觉得坐守等死,会比冒险寻死更惬意一些。

她摸索过去,意料之中,没有拐杖,不过宗笪提过,当年他祖父给老族长造床时,特地在里侧设了暗箱。

掀开被褥,指腹下是冰凉的触感,纹理细腻平滑,细细寻下去,找到一个环扣,她轻提环扣,发出“咔哒”一声脆响!

她吓得浑身一颤,发现老族长并没有清醒的迹象后,这才缓缓摸向环扣下方,那里升起一条形暗箱。

打开暗箱,果不其然,爷爷的拐杖正端端正正放在其中,上面的鸡血石,在昏沉沉的光线下,似有暗红光芒在石中流动。

一看就非凡品。

邱葵很满意,取得拐杖后,又小心翼翼地将一切复原,正侧着身子,往床下爬时,听见窗外传来一句凉飕飕的质问——

“莺雀胆,你上个月便找过了吧?”

“大哥哥!”她吓得身子一弹,撞上床顶的雕花,磕得龇牙咧嘴地问,“大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透光莹白的窗户纸,能看见露台上一颀修长身影,负手而立,不是邱安是谁。

“如今将身边的小伙伴们支开,可是想出什么冒险的举动?”邱安问,语气森然。

邱葵打了个哆嗦,比起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打手老头儿,她更恐惧外面这位皮笑肉不笑的清冷大哥。

“我来看看爷爷。”邱葵麻利地将拐杖绑在身后,准备硬闯出门,横竖是被发现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跟大哥哥硬钢!

邱安一挥衣袖,房门迎风破开——

她逆着光影,走出房间,背在身后的拐杖高出头上发髻一角,露出赭色的鸡血石,就像脑袋长了个包儿似的。

“大哥哥,我出门了。你好生照顾爷爷,等我找到水源和莺雀胆,就立即回家,绝不耽搁。你最近吃好喝好,没事就打打其他几个哥哥玩,不要太惦记我了。告辞,勿送!”她鼓着脸,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抬腿,绕过邱安,直接从露台一跃而下!

邱安伸手,一把揪住她冒出发髻的鸡血石杖头,入手却是绵软触感,微微一怔,那丫头早就跟条泥鳅一样溜出去好远。

他看着手里的一团碎布头子,气得一把攥成齑粉!死丫头,居然用发丝包裹着鸡血石,隐成发髻骗他,也不嫌杵得慌!

他翻身一跃,朝着邱葵的方向追过去,不出十步,便被一人生生截下。

“小二。”

一个体型微胖,脸蛋圆圆,咧着嘴,眼睛都透着笑意的男人挡在路上,笑眯眯道:“大哥,小皮孩子而已,休要动怒。”

“让开!”邱安望眼前方,眨眼间便没了邱葵的身影。

“不让。”他笑道。

邱葵的二哥,邱意,出了名的笑面虎,也是出了名的难缠。

“葵儿拿走爷爷的拐杖,势必出谷!便是这样,你也要一味纵容?”邱安暗气,这小子,打小便是个混不吝的,以身作则的好事没干多少,破事倒是教了一箩筐。无论邱葵犯多大错,这货总腆着脸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若说在邱葵有所缺失的童年中,邱安充当严父的角色,那么邱意就必定是慈母的角色,还是那种败儿的无下限溺爱型慈母。

“大哥,别冲动。”邱意笑笑。他有心阻拦,便是邱安硬闯,一时半刻也难以冲过去。

“一旦结界破开,有什么后果,你要熟视无睹?”邱安不信邱意脑袋已经糊涂至此,分不清轻重缓急!

“大哥莫不是真以为小妹妹能破开?”邱意脸上笑意不减,“且不说小妹妹那单薄的小身板,能有多大蛮力,就论老头子手里那破东西能不能破开结界,别人不知晓,早就试过的大哥你,难道还不知晓吗?”

邱安面色一沉,微微蹙眉。

邱意嘚瑟一笑,论叛逆,邱葵这丫头还不及他们兄弟十分之一,论起来,那丫头还算乖巧。

他微叹口气,换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何况,我们兄弟十人,谁没偷过拐杖试?大哥你不只试过拐杖,还试过七十二行各当家的看家物什,可哪一次能真的破开结界?”

邱安眉头锁成疙瘩,年少轻狂时,谁愿意困守?

“若是万一……”他话音未落,就见邱意厚着脸皮凑过来,勾肩搭背道:“大哥,便是不顾老头子死活,也不至于罔顾族人安危吧!你可知,王婆家刚出生的小孙儿,连洗身子的水都凑不出来了。既然小妹妹要试,何不让她试一试?”

“若是……”邱安犹疑,眼下匠魂谷灵泉枯竭,危在旦夕,他自然清楚其中利害,只邱葵这丫头除脑子尚算灵光,身手实在欠缺功夫,即便是冒险,也该身为长兄的他出谷,并非娇花一样的小妹妹。

邱意又何尝不明白邱安的担忧,无所谓地笑笑,“放心,其他兄弟都守在那,不会有事。让她试试吧,那丫头,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们何必过多干涉。”

打心眼里,他也根本不觉得邱葵那丫头能够出谷,毕竟走的都是他们蹚过的路,还是错路,历练历练再哄回来,哭哭鼻子罢了,多大的事儿,也值得大哥发飙,哈哈……

“走,看看去,省的你丫不放心,愁得跟床上的老头儿似的。”邱意拽着邱安,一路顺着邱葵离开的方向走去。

整座匠魂谷,结界最薄弱之处,便在于匠魂谷南边的界碑线。

邱葵偷来拐杖,不敢耽搁,直接冲到南边的结界线上。瞧着眼前雾蒙蒙的一片白色,她大喝一声,没有任何迟疑的起跑、冲刺、跃跳、高举拐杖,对准茫茫一片的结界壁,使出全力,当空劈下!

我靠美食制霸蛮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