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 敬酒

好书推荐:

皇后淡淡说道:“有什么事还是说开的好,后宫众人都是姐妹,本宫也是给你们一个机会。”

然后使眼色,宫人将吴嫔给架起来。

吴嫔也不挣扎,坐回了座位上。

季研听到皇后这话觉得可真可笑。

这吴氏也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以前那么嚣张,如今也会低三下四的哭着求人了。

真心不真心的,她自己也会判断。

她还没出声,容德妃就嘲讽的说道:“娘娘可真会慷他人之慨呢!嘴上都叫的好听,姐姐妹妹的,背后对人下起手来那是丝毫不会手软的。没疼到自己身上,就别劝别人原谅了。像谁对臣妾做过什么事,臣妾可都记得一清二楚呢!”

季研笑着接道:“德妃娘娘说的是,臣妾深以为然呢!”

林昭仪也接道:“谁对臣妾做了什么,臣妾也都记得一清二楚。痛不到自己身上,别人又怎会感同身受。”

听到这些似是而非又意有所指的话,皇后心口又隐隐作痛,但面上还是笑着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本宫总还是盼着后宫和睦,本宫自会做个表率。”

容德妃冷笑着不置一词。

上头的几人没人搭腔,李宝林笑道:“皇后娘娘待后宫姐妹亲近又公正,嫔妾等都是看在眼里的。”

还是没人搭腔,新入宫的韩美人和宁嫔都自成一派,也不是皇后那头的。

这安静的气氛让皇后怪尴尬的。

皇后心里不痛快,面上不显若无其事的又问起其宫里头的皇子公主。

几个高位虽不愿搭理皇后,却还是都回了。

天也就这么不尴不尬的聊了下去。

皇后也觉没劲,很快就散场了。

刚出凤仪宫宫门,冯美人看季研走的忒快,笑着问道:“怎么着,你是想如厕了?”

季研笑道:“我殿里头还有个宝贝蛋子,急着回去看他,这离开一会儿,我就想的慌。”

冯美人便说道:“那你快些回去吧,我就慢慢走了,这冷风刮的人脸疼。近些日子我又做了些小衣,一会儿给你送去。”

季研招招手,便坐上软轿离开了。

如今她是从二品的昭媛,已经可以坐轿子了。

季研的轿撵走后,李宝林追上冯美人,笑的别有意味的说道:“冯姐姐与明昭媛向来是姐妹情深,怎得明昭媛自己坐轿子没带上冯姐姐?”

冯美人瞥她一眼说道:“轿子我可不眼热,李宝林要是眼热可以去求求皇后娘娘,指不定皇后娘娘怜惜你,也给你升升位分,你也就不用在这受冻了呢!”

说罢,没理她就走了。

李宝林在原地跺了跺脚,“得意什么!”

季研回去就看了看五皇子。

孩子才一个多月,已经白白嫩嫩的了,不是吃就是睡,这会正睡得香甜。

奶娘们照顾的也用心,不会出现闷着或是冻着的情况。

午时,冯美人又带着一堆小衣来了。

季研笑着说道:“你少做些,别累着了。”

冯美人笑道:“我知你不缺这些,但我也是没事干。”

孩子醒后,奶娘将孩子抱来。

两人又逗了会五皇子,冯美人就笑着说道:“今日你肯定是要侍寝的,我就先回去了。”

季研也没留她。

过了会,元宝将李宝林和冯美人那出说了。

依兰说道:“以后她会不会心里不平衡,再做出什么。”

季研笑道:“你们什么都别怕,将咱们这一亩三分地守好就行了。”

跟冯美人打交道也一年多了,她觉得冯美人不是个两面三刀背后害人的。

下午季研带着人去了甘泉宫和重华宫,还是重华宫更合她心意些。

大宫殿就是不一样,宽敞又气派。

依夏说道:“主子中意哪个,给皇后娘娘报过,就可以收拾起来了。等到过完年也差不多能住进去了。”

季研看着揽月殿的石榴树,说道:“在这住这么久,还真有些不舍得。”

王嬷嬷笑道:“主子是个念旧情又长情的人。”

季研笑笑,说道:“就重华宫吧。”

不一会,王林小公公来传传,皇上今晚翻了她的牌子,顺便让她准备好晚膳。

人走后,季研就让小厨房的准备了起来。

天冷,索性准备了锅子,各种新鲜的食材,调料尤其用心。

又弄了壶梅子酒和石榴汁。

冬日天短,萧珝来时,天都黑了。

内室烧着碳十分暖和。

季研一身特意换了身桃花云雾烟罗衫。

脸上只稍稍涂了眉毛和口脂。一会用膳万一流汗,妆糊了就不好看了。

萧珝一身黑色锦袍,季研行礼过后就自然的上前拉起萧珝的手捂住。

摸了摸后,说道:“皇上手可不怎么热乎,小心着凉,臣妾给你暖暖。”

萧珝看着眼前姝色无双的人,心里对她的关心还是很受用。

两人坐到了软榻上,季研依旧拉着萧珝的手不放,眼巴巴的看着他。

“爱妃这是怎么了?朕记得朕前日才来看过你。”萧珝双眼含笑。

季研笑着说道:“皇上之前还说臣妾有了珣儿就忽视了你,这不是给皇上补回来么。”

宫人将菜食锅子都摆好,来请示。

两人向外间走去。

坐下后,季研先给萧珝到了一杯酒,又自己满上。

萧珝就看着她动作。

季研举起酒杯,笑着说道:“臣妾敬您一杯,感谢皇上这一年来对臣妾的包容,不是您,珣儿生的也没这么顺利。臣妾也不会说其他好听的,从前臣妾心里都是您,往后便都是您和珣儿了。你们是我最最重要的人。”

季研面上说的真心实意的,说完一饮而尽。

萧珝面色也柔和了几分,也将酒喝尽了,打趣了句,“这么说朕还亏了!”

季研笑着嗔了他一眼。

两人开始用膳,不再言语,只偶尔间对视时仿佛有温情在弥漫。

李德心中赞叹,明昭媛真是厉害。

看看这气氛,哪里像是皇上和小妾,把五皇子抱来放一边,那就是一家三口了。

季研控制着食量,生怕小肚子起来了。

两人身上都吃的暖和的很。

用完膳后,奶娘将孩子从隔间抱来。

“皇上,娘娘,五皇子这是睡醒了也吃饱了。”

季研看到白白嫩嫩的儿子就移不开眼了。

将孩子接过来抱入怀中,逗弄了一会。

萧珝眼看着这人刚才嘴上还是他是重要的人,见着孩子就看不见他了,心里好笑。

季研抱着孩子到萧珝跟前,笑着说道:“皇上看看珣儿的眼睛是不是和你一样,都是单眼皮。”

萧珝看这人还算有眼色,便也仔细的打量起五皇子。

脸还没长开,但也白白嫩嫩的。

萧珝将孩子抱过来,也轻轻逗了逗。

五皇子也咧着嘴笑了。

萧珝也惊奇。

李德心里惊叹萧珝很少抱孩子,如今看来明昭媛母子在皇上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

漫漫后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