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龙城劫难

好书推荐:

云溪道灵的冲击力惊天动地,龙域外的百姓感觉像是地震了一般,跟本站立不住摔倒在一旁。

众多的房屋,院墙,相继倒塌,百姓们从未经历过此等祸乱,顿时间吓得哭爹喊娘,有心想要跑出城外,但是却又不敢。

因为龙城之外此时的处境更加的凶险。

斗狱山的匪众不知道什么时候与虎城的军队会合在一处,对龙城发动了猛烈的急攻。

对于龙城势力来说,这是一场生死之战,一场保家卫民的战争。

御城军各个神勇无比,冲锋陷阵,所向披靡,但是对方的人数实在太多,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

就在云溪道灵降落的一刹那,正在攻防的士兵也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呆愣在一旁。

聂空赤裸着上身,将大锤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龙域的方向开始破口大骂。

“该死的萧尘,搞这么大动静干什么?吓老子一跳!”

秦白山浑身浴血,如同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他看着聂空身上的几道伤痕嘿嘿一笑,全身泛起雷光,化做一道刀芒冲向聂空。

云溪道灵弄出来的动静很大,但是也有结束的时候。

当威压散去,龙域内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是,还没等他们缓过这口气,身边就传来了强烈的挤压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掉入了沼泽一般,紧致的窒息感和束缚感跌踵而至,就连呼吸都愈发的困难。

“云野之泽!”

随着萧尘冰冷的声音响起,云溪道灵化作了汪洋大海将他们全部包裹在内。

一时间狂风大作,云溪道灵化作溪潮在龙域内飞速的旋转起来。

秦川这一刻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暗,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就像是掉进了汪洋大海之中。

他心中震惊,云野之泽可不是雾野仙踪可以比拟的,其中暗藏有杀伐和腐蚀的力量。

这还不算,最主要的是自身的行动受到了极大的控制,啥也干不了只能随波逐流。

现在不知道萧尘是何处境,不过想来在云野之泽内也只有他一人行动自如。

这种情况还不是想杀就杀谁?

秦川与齐清若三人彻底的分散了。

正在他为那几人担心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抓住,紧接着自己的身体被此人拖拽而行,速度飞快。

秦川心中一惊,他刚想要挣脱,爷爷的声音突然在耳边传来。

“别出声,我这就带你出去!”

带我出去?

爷爷的声音自己绝不会听错,不过他为什么会带我出去?

秦川的脑袋很灵活,一瞬间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在这个时候爷爷说要带自己出去,绝不是离开龙域那么简单。

就在这时,秦川听到咔的一声,紧接着自己的身体急速下坠,当他落到地面的时候视线逐渐恢复了。

并且,自己的身体可以自由行动。

看来,他已经脱离了云野之泽。

方雷紧随其后,跳了下来,声音越发的急促。

“秦川,你赶紧走,记住我的话,去极北之地寻找东方鸿业,一定要找到他!”

什么?

虽然秦川做好了这方面的打算,但是听到爷爷的话还是吓了一跳。

“爷爷,现在的情形没有那么危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

“秦川!”方雷一把按住他的双肩,双眼射出两道精光,目光灼热,声音沙哑。

“你今天的表现真心不错,说实话我都被你吓到了,你的秘密是你的,我绝不过问,但是...”

“这些力量完全不够,如果没有扶风帝国插手,龙城的事情爷爷完全可以掌控,但是,他们终归还是动手了!”

“这是我最担心的,如果我没有猜错,扶风帝国的军队马上就会来,到时候你在走就来不及了!”

“可是,我走了你们怎么办?”秦川闻言大惊失色,厉声道:“就算走,我也不能丢下你们,我们应该一起走!”

龙城主闻言手中失去了劲道,抬起手摘下了幻灵头盔,露出了年轻的脸庞,笑得很灿烂。

“你能有这份心就已经不错了,我们几个老东西这些年为的就是帮助你长大成人,这一天早晚要来的,我们难道没有打算?”

“你放心大胆的去不用为我们担心,龙城太小了,你应该出去闯荡一番。”

秦川见状还要说话,却被龙城主打断,“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你父亲秦剑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你要跟他一样,危急的时候要做出正确的选择。”

“还有,一定要记住,龙城是你的,你以后一定要夺回来,切莫忘记。”

龙城主的话音很重,眼神的光芒很灼热,秦川能看得出,如果不是形势危急到一定程度,爷爷绝对不会让自己走。

也许!

也许昨天他在告诉自己这个逃生通道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

扶风帝国,这个庞然大物才是他唯一的心病。

这也是爷爷为什么一直想要自己与虎城联姻的原因。

现在龙城是内忧外患一起上来了,根本招架不住。

“爷爷,那...”

“你还叫我爷爷?”方雷闻言笑得很灿烂,声音中居然有了一丝凄凉的味道。

“我叫方雷,是你爹当年的手下败将,输了之后才成为他的兵星,这些年你一直喊我爷爷,我已经占了他很大的便宜了。”

“嘿嘿,要是让他知道这一切一定气坏了,哈哈...”

方雷笑了一会儿,话锋一转接着道:“按理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少主的,不过,我不想改口,毕竟我对于当年败在他手中的事,一直就不服气。”

“从今往后,我不叫你少主,你也别叫我爷爷,我们算互不亏欠。”

“你一定要记住,谁死你都不能死,你若是死了,我们这些老东西这些年就白忙活了,一定活着回来!”

“有朝一日你见到你爹告诉他,你是我养大的,并且比他可强多了。”

“最好你能打败他,如果能打败他也算是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到那时他应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哈哈...”

秦川看着开心无比的龙城主,听着那像是遗言一样的话语,鼻尖一酸,眼角突然划出一丝泪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爷爷...”

方雷见状非但不喜,反而脸上呈现出怒色,身形一闪躲避开来,没有接受秦川的跪拜大礼。

“你这是做什么?这个礼节我不能受,不光是我,我们这些老东西都不能受,你快走吧!”

龙城主说完话就走,但是被秦川突然一把拉住。

方雷面露怒容,喝问道:“婆婆妈妈的这是要干什么?”

“墨雪!”秦川知道现在情形危急,自己不能再犹豫,但是他心中放心不下的人实在太多。

“龙城主,墨雪呢?清若,秋雨,火道子和方离,这些人该怎么办?”

龙城主刚要回答,就在这时,井道上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叫声,听声音根本听不出来是谁。

但是他们知道,萧尘开始猎杀了,也许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人。

龙城主转过头来盯着秦川的双眼,正色道:“你记住了,你只管好你自己就行,其余的人我和玉神医会照料。”

“还有一件事,一定要从鹿林的方向走,别去雪鹰堡!”

龙城主说完这句话,直接飞身而起,又返回了龙域之内。

秦川的脑中回荡的都是龙城主的话,一咬牙,转身疾驰。

我有一座葬天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