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终极之战,终结之时

隆隆巨响震动之中,伏羲龙舟被云海奇观所彻底吞噬、就连一点残渣,也没有留下。

乘坐在龙舟之上,包括大魏天子在内的所有人,最终也没能逃出生天,就这样子被困于龙舟之内,同样遭云海奇观生生吞下。

并不是所有人。至少还有一个例外存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团黑点从伏羲龙舟之中冲出。然后拼命挣扎着,终于脱离了那股吞噬龙舟的巨大扯吸力,好不容易才飞出足够远的安全距离。随即堪堪降落,却又恰好降落在已经一片狼藉的泰山之巅,天柱峰上。

是程立!穿备上暗黑战体的程立,利用控制重力的能力摆脱束缚,然后拼命逃离伏羲龙舟,独自逃离了云海奇观。

双足踏地,暗黑战体随之自动收缩为腰带的模式,让程立冲洗恢复了本来面目。他神色凝重,抬起头来高望天际,双拳死死捏紧,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哎呀哎呀,程兄,你居然可以逃得出来,实在了不起。不过,也只有你自己了。那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还有朋友一起去死的感觉,究竟如何啊?想必很好受吧?呵呵,呵呵呵~”

阴冷笑声骤然从背后响起。程立霍然回首,立刻便看见了一个意料之中的人——方展眉。

虽然按照时间计算,现在根本就是正午,应该是阳光最灿烂的时候。但云海奇观高踞于九霄穹苍之上,名副其实遮天蔽地。以至于天色一片昏暗,犹如日暮黄昏时分。

就在这大片阴暗之中,有高高低低的几道人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已经出现,并且形成一个半圆形包围网,把程立封在中间。

方展眉是老熟人了,根本用不着再去看。程立深深呼吸几下,凝神打量那阴影中的几人。

只见其中一人身穿华丽的扶桑铠甲,相貌英俊,是名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只是气质邪魅,令人看得极不舒服。

另一人满头赤发如火,似乎充满侵略性。但身上气质却又稳重深沉,看来此人智勇兼备,并非那种莽撞猛将。

第三人相貌粗野,气质雄强狠霸,相比在场的其他人,似乎在“猛将”的标签下,还潜藏着更多未曾展现的真实一面。

第四人则满身都是以鲜血混合颜料所绘制的涂料,绘画成十分怪异的图案。胸膛上极明显地是一个指针,看来颇为惹眼。

第五人,却是一张熟面孔。乃是之前在扬州时候,和程立打过交道的雾冰玄童。

还有第六人,作武士打扮,相貌和扶桑国五柱之一的雷柱——立花雷狩至少有七、八分相似。

察觉到程立把注意力放在这几人身上,方展眉不禁一笑,回首道:“鬼庭兄,看起来,程兄十分注重你们呢。不如鬼庭兄便来个自我介绍,如何?”

那名相貌英俊的邪魅男子,缓缓向前走上两步,阴声细气地道:“大魏燕国公程立,你好。在下,鬼庭狂十郎无惨。一直以来,我们鬼庭家可是深受燕国公你的照顾。在下想要当面向燕国公答谢,已经有好久了。没想到,今天就有机会了呢,呵呵,呵呵呵~”

方展眉微笑着补充道:“对于鬼庭狂十郎无惨这个名字,程兄你或者并不陌生。但事实上,这只是鬼庭兄近数十年来所使用的假名而已。数十年前,鬼庭兄其实有另外一个名字——织田三郎信长。而且在更久远之前,鬼庭兄更曾经以‘酒吞童子’这个名号,为天下人所传颂。”

程立深深吸一口气,凝声道:“扶桑传说中的恶鬼,酒吞童子?数十年前曾经号称第六天魔王,丰臣关白的老上司,只是后来在本能寺被下属背叛而死的织田信长?”

鬼庭狂十朗微笑道:“不错,那都是在下。但在下却要纠正一下,当初的本能寺之乱,其实在下并未被背叛。因为那只是一个局而已。是为了扶持丰臣吉利上位,让他代替在下发兵攻打中原,因而精心安排的一个局。”

那名满头赤发如火的武士,沉声道:“当初在本能寺背叛织田信长的人,是织田信长最信任的明治光秀。他为什么要背叛,数十年来,世人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明治光秀其实就是酒吞童子麾下亲信——茨木童子。而茨木童子就是我。至于现在的我,是鬼庭家八门之死门,战鬼阿修罗。”

那相貌粗野,气质雄强狠霸的武士,则狞笑道:“传说中的星熊童子,也曾经是织田家最强的武士柴田胜嘉。至于现在,是鬼庭家八门之惊门,炎鬼幻死郎。”

那名满身都绘画上鲜血涂料,胸膛上有个指针的武士,凝声道:“我没有其他名字。或者说,在被狂十郎殿下提拔之前,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所以,我不存在过去,只有现在这一个身份——鬼庭家八门之景门,斗鬼血罪罗针。”

雾冰玄童微笑道:“我便不用多做介绍了。燕国公认识我的。鬼庭家八门之杜门,冰鬼雾冰玄童。”

那名相貌酷似雷柱——立花雷狩的武士,沉声道:“新雷柱——立花泣雷。”

程立嘿声轻哼:“魑魅魍魉,一堆见不得光的鬼怪,居然也堂而皇之地出来了。怎样,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所以毫无顾忌了吗?”

酒吞童子,或者说鬼庭狂十郎,他双手一摊,阴声笑道:“燕国公,你可能有些什么误解了。绝对不能见光的,只有那些低级小鬼。像在下这样的鬼王,还有我鬼庭家的八门,只要不是直接被阳光照射,即使大白天也仍然可以公开行走的。否则的话,当年在下又如何领兵打仗,如何天下布武,建立起安土城呢?”

程立抬起头来,向横据天际,遮蔽了太阳的云海奇观看了一眼。冷哼道:“所以之前风云碑决战,你们都躲躲藏藏,不肯现身。现在云海奇观把太阳遮蔽住了,你们才出来。不过……天下风云碑,究竟是什么?”

方展眉一笑:“神裔一族之中,分为‘帝阙九重诏’和‘驭宇八纮’两脉。两脉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器。天丛云、八阪、真经津等三神器家族,属于‘驭宇八纮’。三神器就是他们的守护神器。我们‘帝阙九重诏’的神器,却正是天下风云碑。

天下风云碑,是介于生灵和造物之间的东西。同时也是控制云海奇观最后一道封印的关键。当初云海奇观被封印,风云碑也从云海奇观之上分离出来,投落泰山。为了维持风云碑的运作,所以上面才会出现各种天下第一的名号。

哈哈,只要有人在风云碑的范围内进行战斗,那么他们的内力,所造成的破坏,甚至他们本身的生命力,都会被风云碑所吸收。让风云碑得以长久维持下去。”

程立深深吸口气,凝声道:“原来如此。不过一直以来,风云碑决战的参战者,都是点到为止,很少会真有血战到底,死战不休的情况出现。

直至这一次,中原这边,龙象上人和浩星子道长先后牺牲,周城主也几乎耗尽元气。你们则有柳生剑圣和天丛云日炎、八阪冰轮等三名高手战死。

这五位高手,都已经修炼至绝顶境界他们身上的内力和精血,比普通的五百人,甚至五千人更强。所以他们的牺牲,就让风云碑彻底觉醒,是这么一回事吧?”

方展眉微笑道:“当然,还要再加上八咫镜。程兄,当日你远渡扶桑夺取三神器,此着确实是神来之笔。可惜,没有夺取到八咫镜,就意味着你最终必然失败了。”

程立沉默半晌,这才缓缓抬头,凝声问道:“好,情况我都明白了。那么方展眉,现在你要如何?”

方展眉胜券在握,风轻云淡地道:“程兄,到了这个地步,你们已经一败涂地,再也不可能翻盘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又何必一定要和我们神裔对着干呢?不如干脆便投向我们这边如何?凭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和我们一起统治这片天地,成为真正主宰一切的神祗啊。”

程立冷道:“投向你们?但我的血脉,和你们可截然不同。”

方展眉笑道:“这点完全不成问题。只要你投向我们这边,凭着我们的技术,自然有能力帮助你改造血脉。最终,你会变得和我们完全一样的。

怎么样,是高高在上,成为真正的神祗永远统治这方天地,抑或就在这里无声无息地卑微死去?这条选择题,相信并不难做吧?”

说话之间,鬼庭狂十郎阴森森笑了笑,向前走出两步,目光犹如毒蛇般盯在程立身上,缓缓道:“燕国公,其实我倒有些希望你能够拒绝。否则的话,今后我们可能就没有交手的机会了。那也实在……太可惜啦。”

这一声叹息之下,死门战鬼阿修罗、惊门炎鬼幻死郎、景门斗鬼血罪罗针、杜门冰鬼雾冰玄童、新雷柱立花泣雷等五人,同时向前踏出几步,把包围网缩小,冲着程立虎视眈眈。只要一言不合,立刻就要拔刀相向。

程立深深吸了口气,淡淡道:“怎样,如果我不答应,你们就要倚多为胜,一起上来围攻了不成?”

方展眉淡笑道:“这话虽然难听了一点,不过么,确实就是如此了。其实程兄,你我虽然立场不同,但一直以来,我是很欣赏你,很佩服你的。希望你不要做傻事。毕竟,那些蝼蚁一般的人,其实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有什么理由,非要拼死维护他们不可呢?”

程立淡淡道:“或许你说得对吧。可是方展眉,还有鬼庭狂十郎,你们又凭什么认为,可以有本事把我留在这里?尤其是方展眉,你和落日锟铻、绮罗娇、言拜月、还有唐恨他们,都是一伙吧?那么,难道他们没有告诉你,当初在洞天福地,我是怎么取得最后胜利的么?”

方展眉自信地一笑,道:“听说过。那时候,你根本全靠白娘子她们及时启动琉璃星槎,才能取得最终胜利。但现在,云海奇观现世,洞天福地已经被牵制住,根本不可能再来支援你。

现在单凭我一个,其实已经足够了。再加上酒吞童子他们,呵呵,程兄,即使你本事再大十倍,今日也是难逃一劫啊。所以我好心奉劝你,还是投降了吧。”

“好心奉劝?好心奉劝?嘿嘿~呵呵~哈哈哈~~”

突然之间,程立放声大笑。笑声震撼天地,群山皆惊。方展眉面色微变,喝道:“程兄,你笑什么?”

程立猛地收住笑声,冷冷道:“笑什么?我笑你们对于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鬼庭狂十郎无惨心中陡然生出一阵警兆,他不假思索,厉声暴喝道:“不好,这小子使诈!大家一起杀了他!鬼气旋空,八方业火!”

话声未落,鬼庭狂十朗主动出手。双掌盘旋,俨然如太极画圆,万千青碧鬼火凭空显现,随之汇聚成洪流,前赴后继争先恐后,冲着程立疯狂奔腾卷淹。

“修罗夜炼,万鬼同悲!”

死门的战鬼阿修罗双掌齐推,打出一团狰狞的骷髅气劲,栩栩如生宛若实质,向程立迎面扑噬。

“万劫魔炎,灭地毁天!”

惊门的炎鬼幻死郎二话不说,极招早已上手。倾刻间,大团漆黑邪炎凝聚成神魔形相,向着程立破空狂轰!

“血鬼斗气,终结破坏杀灭!”

景门的斗鬼血罪罗针,腾空飞跃,由上而下疯狂挥拳怒轰。毁灭性的拳罡,如泰山压顶凌空冚落,压得人肌肤欲裂。

“雾冰莲华,神佛垂迹!”

杜门的冰鬼雾冰玄童,挥动两柄扇子,旋转起舞。舞姿刮起凛冽寒风,大团冰雪随之从天而降,赫然凝聚成一尊顶天立地的菩萨。它一边冲程立喷吐出剧毒冰雾,另一边挥出如山如岳般巨大的手掌,狠狠向程立砸下。

“雷之呼吸法伍型——雷鸣飞狩!”

新雷柱立花泣雷,猛然一挥刀。霹雳爆响,金光炽盛!一头纯粹以雷电凝聚而成的凶恶猛兽,宛若炮弹般破空杀出。所过之处,地面土石迅速熔化,空气也随之激烈扭曲,汹汹之势,直似要毁天灭地!

六大高手,六大绝招,同时向程立攻杀而来。即使是魔圣,是绝灭王,是李焚舟,也绝不敢不闪不避,迎接这六大绝招的。可是世间上,却偏偏就有一个程立,正是异数之中的异数!

说时迟那时快,程立嘿声冷哼,伸手按上腰间,喝道:“龙狼神战体,极致升华变身!”

“轰~”

霸道力量如火山喷发,一下子以程立为核心,同时向四面八方爆开。单单是这股变身所引发的暴风,已经把六大高手的绝招尽数吹开,令其再也无以为继。

紧接着,龙狼神战体昂然现身。而且这一次的神战体,身上更增添了无数如同火焰般的花纹。在神战体左臂处,出现了如同勾玉般的花纹。右臂则是如同草薙剑一样的花纹。这代表着程立已经把两件扶桑神器的力量,和神战体本身作出了最紧密的连接。再加上本身高亢的战意,便完成了所谓的“极致升华变身”!

电光一霎,龙狼神战体提起右手一甩,低声沉喝道:“超加速!”声音尚未来得及在空气中传播,身形瞬动,化为一道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光,向鬼庭狂十郎等人杀去!

极致升华变身的力量,相比普通神战体更要强大十倍!本来的神战体,最强是十倍音速。也就是一秒钟三千四百米。然而此刻的极致升华变身,却达到了惊人的百倍音速,即为每秒三万四千米。等于每秒三十四公里,以大魏的度量衡来计算,就是一秒六十八里,两秒已经跑到一百多里之外去了。

这是名副其实的电闪雷鸣!什么恶鬼,什么神裔,任凭他们的力量再强,也难以企及此惊人高速之万一!纵然有千般手段,万种能耐,可是在神战体的超极速攻势之下,他们唯一能够的事,便只有两个字:等死!

发动,出招,收势。龙狼神战体屹立不动,仿佛从未做过任何事。、然而在他右臂之上的草薙剑图案,却光芒炽盛,隐隐凝聚成一口无形有质的神剑。

光芒未散,空气被撞破的轰鸣爆炸,疯狂爆发。鬼庭狂十郎无惨,战鬼阿修罗,炎鬼幻死郎,斗鬼血罪罗针,冰鬼雾冰玄童,雷柱立花泣雷,甚至再加上一个方展眉,合共七大高手,赫然同时嘶声惨叫,浑身上下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无数条红线。下个刹那,七大高手身形崩溃,竟全被神战体乱剑分尸,千斩万剐,当场形神俱灭。

一击灭杀七大高手,对于龙狼神战体来说,却只是一个开始。他转过身来,仰天长啸。啸声当中,苍空震动,山河共鸣,紧接着,另一座巍峨高山,在远方地平线尽头处显现,并且迅速向泰山飞驰而来。赫然正是琉璃一族的祖地——洞天福地!

洞天福地未到,另一道龙吟之声响起。但见祖地门户大开,一头巨龙从中飞出,赫然便是伏羲圣王所制造的最终决战兵器——应龙!

龙狼神战体再度长啸,把身一晃。虚空之中的无数暗物质,犹如万川汇海,纷纷凝聚在神战体身上,让他越变越高,越长越巨大。

不过眨眼工夫,一尊身如山岳,顶天立地的巨人,昂然现身。当日在永州城外,曾经力挽狂澜,阻止了洞天福地坠落的暗黑泰坦,再度为救世而出现。

当日,暗黑泰坦和应龙是相互敌对的关系。然而今日,应龙却感应到在暗黑泰坦核心处的伏羲神甲,当即毫不犹豫地轰然分解,随之转化为不同的部件,分别依附到暗黑泰坦身上。形成另一个全新姿态。

暗黑泰坦——应龙装甲形态!

毫无犹豫,暗黑泰坦的应龙装甲形态,抬头望向云海奇观,断然发出一声雄浑呼喝。

声犹未绝,暗黑泰坦浑身金光暴盛,把整具神躯染成一片炽烈金黄。暗黑泰坦双臂高举,左臂处登时泛现出耀目红光,而右臂却绽放出炽烈蓝光。红蓝二色光芒不断激烈闪耀,赫然形成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咤~”的凌厉断喝响起,暗黑泰坦的应龙形态双臂交叉,合并成“十”字形状。笔直指向云海奇观。红、蓝两色光芒应声暴盛,迅速高涨至肉眼无法直视的程度。随即再加上激烈闪烁的蓝白雷霆,四色光芒相互纠缠,形成一道如烈阳般的金光洪流,以开天裂地之势,激烈轰射!

暗黑泰坦的最大绝技,就是凝聚阴阳两极劫力所发射的破坏光束。此刻再加上应龙的雷霆,两者一加一不是等于二,赫然激发出等于十的惊人结果!

“原生万劫,燃烬雷霆,裂天陨星!”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杀手锏!是无可抵御,无可抗衡,无从防守的绝灭一击!当光束洪流降临,云海奇观之中的神裔,仿佛感应到无可反抗的灭亡,无数道虹光赫然争先恐后,同时从云海奇观当中飞出。其中隐隐约约,似乎也包括有落日锟铻,也有绮罗娇和言拜月。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光束洪流的降临,甚至和思想一样快。惊雷刹那,所有神裔,无论是程立熟悉或陌生的,全都一样,统统被光束洪流淹没,瞬间灰飞烟灭。

随即,这道光束洪流直截了当,狠狠轰击在云海奇观之上。造成了最恐怖,最震撼的崩裂,破坏,毁灭!

巨大的,充满了恐惧的咆哮声,在云海奇观最深处响起。整座云海奇观也仿佛突然活了过来一样,变化为另一头如龙如蛇的巨兽,在九霄穹苍上疯狂挣扎。

“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风雨是谒。身长千里。是为烛龙,又名烛九阴。”

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原来云海奇观的真身,竟然就是神话传说中的烛九阴,也就是神裔一族的帝主。

嗡嗡嗡~~”

意识到暗黑泰坦的应龙装甲形态,或许还不足以完全毁灭烛九阴。洞天福地之上,赫然再度射出一度如翡翠琉璃般的碧绿光芒,正中暗黑泰坦后背。

碧绿光芒中蕴藏的能量,让暗黑泰坦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当场精神大振,断声沉喝。“裂天陨星”的光束洪流,一下子更强化了整整十倍!

世上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承受得住十倍力量的“裂天陨星”!这一击之威,哪怕是整个九界,都会被当场毁灭。云海奇观所变化的烛龙虽然厉害,但又如何能是例外?顷刻之间,只见那烛龙疯狂挣扎,咆哮,嗥叫。但最终也没有任何作用。就和它麾下那些神裔一样,只能眼睁睁地,走向灭亡!

一切的疯狂,一切的震撼,都终将成为过去。良久良久,激烈动荡的天地,好不容易才终于平静下来。

一道黑影冲破变幻的云层,挣扎着飞向洞天福地,然后在这琉璃一族的祖地之上停下。原来却是伏羲龙舟。它虽然被云海奇观吞噬,但龙舟的自我防御功能仍完好。烛龙尚未完全苏醒,一时间也奈何龙舟不得。所以它才侥幸得以逃过一劫。

龙舟舱门打开,天子,绝灭王、魔圣、李焚舟、诸葛太傅等人,面色苍白地相互搀扶着,踉跄走出。一抬头,却见远方的暗黑泰坦依旧顶天立地,仿佛将守护这个世间,直至时间的尽头。

但下一刻,暗黑泰坦便腾空而起,解除应龙装甲,身形迅速缩小,甚至连神战体也卸下,还原为程立本人,驾驭着应龙飞回到洞天福地之上,徐徐降落。

一道白色身影,从洞天福地深处飞出,径直扑向程立,赫然就是最后的琉璃一族纯血,白娘子雪烟霞。随即,伏羲龙舟中也飞出一道青色身影,却是小青也迫不及待地,投入了程立怀抱。

三人相依相偎,静静凝立,千言万语,无数感慨,尽在不言之中。在程立身后处,天子,绝灭王、魔圣、李焚舟、诸葛太傅等人,竟是情不自禁,纷纷向着他的背影,俯首下跪。

日生日落,悠悠岁月。时光荏苒,恍若一梦。又是一个新的时代,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