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可是你已经摸了犄角了的。(有书币奖励)

好书推荐:

邢斯淇一边说着,眼睛好像蒙上了雾气。

又很真诚地将她给望住了。

渴望能够得到顾明梓的答复。

理智上告诉顾明梓应该要把邢斯淇给推开,但当她听到邢斯淇这句话,脑子又好像不受控制似的,有什么正在轰然绽开。

她——

不太想当人了。

至少在邢斯淇巴巴望着的这几秒里。

这个家伙,明明本身就是一只恶劣至极的小怪物,为什么这么会撒娇。

顾明梓在理智和感性之间来回挣扎,最终感性攻破城门,理智失陷了——

她低下头,看到邢斯淇忽然抱起她的手。

紧跟着,在她手背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连一个手背吻都很虔诚的。

顾明梓又不由自主想到了那个香草冰淇淋味的吻。

再然后,邢斯淇红着耳朵埋头下来。

顾明梓正奇怪他只是亲一下手背而已,耳朵怎么会红成这样,下一秒,邢斯淇将毛茸茸发间的小犄角冒了出来。

像是小恶魔的犄角,可可爱爱,毫无攻击性的呈现在顾明梓面前。

顾明梓觉得邢斯淇这个家伙实在是过于过份,过于心机,否则怎么会故意用这么可爱的小犄角冒出来给她玩……

分明是吃准了——

她是个萌控这一点。

顾明梓低头看着邢斯淇脑袋上冒出来的两只小犄角,根本抗拒不了,面不改色就上手了。

小犄角真的很好玩。

被她一碰,粉粉的角角尖就会逐渐变得更红。

时不时还会颤巍巍的抖一下。

可爱得要死掉。

过了一会儿,顾明梓忽然一怔,是邢斯淇顺势抱住了她的腰。

顾明梓犹豫着,又尝试着碰了碰邢斯淇的小犄角,结果邢斯淇发出了有些委屈的奶哼哼的叫声。

顾明梓能感觉得到邢斯淇被碰犄角的的时候的,应该是不太舒服的,她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克制一些,只好意犹未尽的收回了手。

邢斯淇则是隔了一会儿才把小犄角收了回去,抬起头,那双漂亮的眼睛又变得红红的了。

他红着眼睛望住顾明梓问:“姐姐,不玩了吗?”

“嗯。”顾明梓回答的时候表情正经冷漠,仿佛刚刚碰小犄角的人不是她似的。

邢斯淇眨了眨眸子,让眼里的雾气散开了,然后弯了弯眼角,又好像狐狸眼,很笃定得出来了一个结论:“姐姐喜欢我。”

顾明梓对上他那双眼睛,想也不想说:“没有。”

邢斯淇却纠正她:“可是你已经摸了犄角了的。”

言下之意就好像是在提醒顾明梓,小犄角摸都摸过了,就必须得要履行她的承诺才可以。

顾明梓偏开头忽视他眼巴巴的目光,邢斯淇却又跟随着她移开的方向,很快又黏上了她的目光叫,“姐姐——”

顾明梓心跳没由来的加速,绷住脸警告他:“不准叫。”

随即她一把推开了他。

明明这里是她自己的房间,她却被一只可爱的小怪物撩拨得心驰摇曳,进而落荒而逃。

砰地一下带上了门出去。

顾明梓靠在门后,轻轻地平复呼吸。

那家伙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是软软绵绵的云朵在脑海里来来去去,牵动着她全部的思维。

每一句话,又好像是具有一定毒性的蜜糖,且发作时间迅速,不然又怎么会趁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侵入骨髓,让她觉得连挪开脚步都变得很难。

按理说……

她也不小了。

尽管很少,但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被人表白,可那些记忆在脑海里笼统的筛沥一遍,却都没有小疯子来得让她很难以平复。

以及,不知所措。

是的……饶是沉着冷静如顾明梓,也会有一天,被弄得不知所措。

·

另一边,霍知珩从餐厅出来以后,却并没有着急回家,他一想到本来今天被家里人逼出来相亲约会就已经够丢脸的了,偏偏还被那头虎子跟踪监视了他跟顾明梓吃饭的这一幕……

霍知珩没由来的觉得烦躁,刚好这时候他的朋友孟蔚亦来电,问他要不要过来XaE俱乐部玩一会,霍知珩一看距离也不是很远,就直接开了车往XaE俱乐部去了。

到了俱乐部那边以后,楼下已经有人候着了,直接将他领到了楼层包厢。

孟蔚亦订的包厢还挺大的,他进来的时候,里边已经有不少朋友都来了,见到他来,直接招呼他过去打台球了。

“知珩,快过来玩一会!”

霍知珩笑着应了一声,跟在场的朋友都打了下招呼,这才过去打台球了。

然而,没过多久,侍者走到了台球桌这边,面向霍知珩说:“侯爵,一楼候客厅有人找您。”

霍知珩动作一顿,没由来的联想到了什么,但又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一旁的好友则笑道:“肯定是咱们哪个朋友到了,你直接带人上来吧。”

在侍者的带领下,很快将那个人领了上来,并直接将人领到了台球桌这边过来。

台球桌周围的几个人皆是往他身上看了过去。

来人腿高身长,步伐沉稳似军人,跟他们这帮纨绔子弟的气质截然不同。

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底下,有着一头很短的银发,从那张清冷漂亮的脸看起来,他年纪似乎并不大,像是一个还在念书的学生。

穿着也很学生,整个人气质清冷矜贵,和他们这些人格格不入。

台球桌中有人吹了一声口哨,“哟喝,你找谁啊?”

“我找霍知珩。”

白虎抬起帽檐,浅琥珀色的眼睛很精确地落在了靠右边的台球桌的霍知珩身上。

霍知珩正在打球。

他身体微微前倾伏低下来,姿态修雅,目光沉敛,以球杆瞄准目标,将球击落。

对于白虎的出现,霍知珩完全充耳不闻似的,哪怕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却还是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

而旁边好友孟蔚亦却不免揶揄笑道:“知珩,这又是哪来的小朋友啊?怎么看起来像是个还在念书的高中生,你怎么还把小朋友叫到这里来了?”

霍知珩的注意力仍然专注在台球桌上,始终没有要抬一下眼皮的意思,并冷漠道:“他自己要来的,关我屁事儿。”

另外一名好友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出声,转而看向白虎打趣道:“哈哈哈,小兄弟,你会不会喝酒啊?一块来喝几杯呗。”

白虎说:“不知道。”

好友“噗哧”笑了出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那这样吧,咱们一块来玩个游戏,输了的人喝酒,这总不算是欺负你了哈。”

白虎往霍知珩那边看了看,见他仍然专心打着台球,俨然没空搭理他的样子。

沉默了两三秒左右,白虎平静地说了“好”。

白虎跟着孟蔚亦他们一块去了旁边的沙发酒桌。

只是,白虎一个常年待在军部里只知道厮杀打仗的军人,又哪里玩得过这些混迹在酒场的纨绔子弟。

几轮游戏下来,白虎的面前已经堆了不少空酒瓶,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抱怨或者是吭声一句,又或者是对游戏规则或者是别的什么提出过只字片语的异议,一直都在闷头喝酒。

孟蔚亦他们跟着白虎玩了半天游戏,也没想到白虎是个游戏黑洞,感觉这样下去的不太好,便又对白虎说:“小兄弟,我看你酒量不太行啊,要不算了吧?别说哥哥欺负你了。”

白虎坐在酒桌前,一双眼睛微醺,听到孟蔚亦的话,迟钝地反应了好一会,才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什么,缓缓慢慢的再次转头过去,往台球桌那边的霍知珩看了过去。

他眼睛转动速度也变得很慢很慢,又看人看得很认真,等了好半晌,见霍知珩还在跟朋友专心打球,便把目光收回来,垂下双目,将酒杯里的酒喝了,很平静说:“继续。”

白虎似乎也没有失落不失落的区分,只知道霍知珩那边还没有结束,他得有留下来等待霍知珩玩完的理由,所以需要坐在这里喝酒。

至于要被灌多少酒,这不是白虎该考虑的问题。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的,白虎也没有特意去计算时间,并不清楚具体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等到了他有了一点缓神过来的时候,是霍知珩扔下了台球桌的朋友,终于朝白虎这边走了过来。

白虎一眼就看到了霍知珩走过来。

他手里还握着酒杯,抬头看着忽然来到面前的霍知珩,开口唤他:“珩哥。”

霍知珩冷冷睨了他一眼:“还没喝够?”

白虎看着他,好像是喝得太多了,反应也变得更加慢了,一副找不到准确的答案,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的样子。

霍知珩却不耐烦了,直接踹他一脚,“走不走?”

这次白虎眨了一下眼睛,听懂了他的意思,说“嗯”,放下酒杯,然后站了起来。

霍知珩也懒得跟这些朋友解释什么,只随便找了借口说自己还有别的事,就把这头虎子带走了。

白虎沉默的跟在霍知珩身后,跟着他下了电梯,最后被安排坐上了他的车。

很快车从俱乐部开出去。

霍知珩开了一会车,通过车镜往后车座看了一眼——

白虎很安静地坐在他车里,坐得很笔直端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正在军部里开什么重要的会议……

不过他脸庞上的醉态明显,完全暴露了他喝多了的事实。

让霍知珩觉得挺稀奇的一点是,寻常人喝醉了酒总该是要闹一闹的,这头虎子可好,明明都喝醉酒了,还在这立军姿给他看。

就连霍知珩自己都没有意识过来,他一边想着,没由来地轻轻勾了下唇角。

等到开口的时候,语气却又恢复回原本不耐烦的态度,“谁让你来找我了?还跟人喝那么多酒,你喝给谁看呢?”

霍知珩一边说着,不由再次盯着车镜里的白虎看了看。

白虎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他两只手规规矩矩搭放在膝腿两边,好像再没有人的军姿做得比他还要好了。

他迟钝地想了好半晌,只记住了最后一个问题,平平缓缓地开口回答霍知珩的问题:“没有喝给谁看。”

霍知珩冷嗤一声,信他才怪了。

霍知珩原本是想直接随便找家酒店把白虎送过去得了,但转念一想,这家伙这次来到联邦帝国找他显然是他自己的私人行程,毕竟他用智脑查询过一遍了,近期联邦帝国的外交名单里头,并没有UY帝国的使臣……

既然是白虎自己的的私人行程,他要是把人送到了酒店,到时候一登记身份,肯定就会被上面的人知道这家伙的行踪了。

霍知珩皱着眉想了好一会,为了避免多生事端,只得把人送到了他自己的家。

结果没想到的是,他把车开到家的时候,坐在后面的那头虎子竟然睡着过去了……

霍知珩叫了几声都没叫醒他,只得拧着眉把人拽下车往他的别墅里带进去。

霍知珩把白虎直接扔在了沙发上,打算就这么让白虎凑合在这待着,等他醒了再跟他算账。

只是,他刚从沙发起来,就看到他的妹妹霍心援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向他,一脸惊异。

霍知珩怔住了:“心援……你怎么进来的?”

“哥你没关门……我就,进来了。”霍心援一边说着一边往他这边走过来,忽然注意到了什么,目光落在了倒在沙发上的少年,眼前不由微微一亮。

放下手里带过来的东西,想也不想就跑了过去,还想要近距离看一看少年的真面目。

然而,霍知珩却没由来的被妹妹这一反应搞得莫名有些心虚,眼看着霍心援就要冲过来了,及时上前一步,并且强作镇定地拦住她的目光,沉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霍心援却还两眼发光:“哥,他是不是……”

霍知珩生怕妹妹联想出什么不该想的关系来,抢在霍心援开口之前就斩钉截铁打断了她的话:“是什么是,不是!”

闻言,霍心援呆愣了一下,又忍不住说:“不对啊,他就是UY帝国的白虎上校吧,之前在罗宫的宫宴上,我看过他一面的,哥哥是吧?”

“……”霍知珩黑着脸说,“是。”

所以,联想出不该想的关系的那个人,是他自己么……

-

-

(谢谢【婉柠很乖.】打赏的三万书币,还有谢谢其他宝宝的打赏投票评论,么么叽!

(本章打卡前十,章评点赞前十名,各获得100书币。

(上一章随机章评十名名单:夏好、青青子吟、橘猫好暴躁呀、临胥、婉柠很乖.、蓝玫瑰海中的誓言、竹墨残雪~烟花冷不过、宁静·墨默、活着吖、菲崽崽

以及上一章打卡前十,记得加群【】私聊我【是咻咻呀】领取奖励

指挥官的小娇娇甜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