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没关系的

可是事实证明,克里钦科依旧低估了孟修远。

在这样有意收缩进攻、集中防守的打法持续了六个回合之后,他有些惊讶地发现,孟修远依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疲态。

这让克里钦科十分意外,也不得不另想办法。否则一经伤痕累累的他,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于是,经验老道的克里钦科在短暂地分析之后,便再次地确认了孟修远的弱点,那就是他的抗击打能力。

一个职业搏击选手的抗击打能力和业余选手相比,绝对是天差地别的。克里钦科赛虽然有些轻敌,但依然也认真研究过孟修远上次和泰森比赛时的录像。在他的印象里,孟修远在那场比赛中根本没有受到过来自泰森的正面攻击,他小心谨慎地或格挡、或闪躲,避开了所有可能的创伤。

在回想之前这六个回合的比赛,孟修远之所以采取这样游击的策略,很可能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抗击打能力差而体能好的情况,扬长避短地才制定了这样的战术。

想通这一切的克里钦科心中就有了计较,当即决定:趁着自己现在尚且还留有余力的时候,主动卖一个破绽,借此来引诱孟修远上当。这样他就可以付出硬顶着孟修远一拳的代价,和孟修远以伤换伤。

克里钦科故意装作体力不支,鲁莽地挥空了一拳,将中门大开引诱孟修远向他进攻。而如他所料的是,孟修远或许是缺乏职业拳击经验,并没有看出这是一个陷阱,欣然踩了进来。

孟修远向前突进了一步,摆拳朝着克里钦科全力挥去。而对面的克里钦科只是勉强地抬起左手稍微格挡了一下,随即等到孟修远挥拳抬手后,右手猛然朝着孟修远的脸以同样地姿势砸去。

在克里钦科的预想下,这样的结果是孟修远虽然能够提前击中他,却也无暇再进行闪避或者防守了。

可不知为何,孟修远这次出拳的速度比之前稍稍慢了一点,使得两人反倒变成了几乎同时击中了对方。这让克里钦科心中微微暗喜,自己的胜算又大了一分。

最终,两人的拳头以几乎相同的动作同时砸在了对方的脸颊上。

随后伴随轰隆一声闷响,其中较为高大壮硕的那个身影应声倒地。

“为什么……”直到比赛结束,裁判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克里钦科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最后输的竟然会是他。

他想不通对方的这一拳为什么会突然比之前变重了那么多,也想不通,为什么那个好像用奶油混着糖果捏出来的漂亮男孩,居然能承受得住他的一发摆拳而不被ko。

而孟修远则揉了揉被打疼的脸,第一时间看向了站在台下李恩惠。看着她笑着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孟修远才真正放心了下来。

这一切都是炒作计划的一部分,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尤其是双方这最后一次拼拳。

李恩惠比出的这个没问题的手势也就意味着,现在这个时候,李恩惠雇佣的专业摄影师,应该已经在最好的角度将两人这最后一次拼拳拍摄了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这张照片今天晚上就会被送到全世界各大主流媒体、体育报纸、杂志的邮箱里,并且会在明天一早登上头条。

一高一矮、一壮一瘦、一粗犷一帅气,两个外形截然不同的人,在这拳击馆灿然的灯光之下,同时义无反顾地挥拳击中对方的脸颊,这样的画面本身就极具有冲击力。

所有看过这张照片的人,都会下意识地会将孟修远放在弱者的位置上,担心他、同情他、想要知道他最后是不是伤得很严重。

如果再配合比赛双方的身份以及比赛最终的结果来看,那不必多做解说,一种以弱胜强、挑战权威的意味就已经散发了出来。

可以说,这张照片会变成经典的一幕,为这场本就看点重重、饱受关注的比赛更添几分特殊的意义。甚至于如果媒体舆论引导得当的话,这场比赛和这经典一幕所带来的影响力,会长时间地保存下去,并且最终为nd品牌以及孟修远本身所利用。

李恩惠甚至打算模仿乔丹扣篮动作那样,将这张照片中同时挥拳击中对方的两人身形做成剪影,以此开拓一条单独的产品线。

至于再后续的事情具体怎么操作,孟修远也就没有跟着操心,将其的交给了李恩惠去处理。通过了这段时间的合作和观察,他发现李恩惠在处理这样的问题上,确实是比较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而孟修远自己,则在配合着李恩惠在镜头前再次宣传了一下nd品牌之后,便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现场,连夜赶回了英国的家中。

孟修远到家的时候,第二天的晚上了。

穿过一间间宽敞而又寂静的屋子,孟修远默然地推开了卧室的房门。他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想法,不可抑制地从他脑子里挑了出来。

准备了一年多的比赛,居然就这样就结束了么?

在拿到金球奖、成为球王之前,我居然先成为了拳王了么?

如果爸爸他能看到现在的我,会为我高兴么?

……

这样一场完全算不上激烈的比赛过后,孟修远莫名地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一切都好像只是演了一场戏一样,完全没有什么成就感。

百无聊赖之中,孟修远的手机响了。

听到手机铃声,孟修远下意识地就想把电话挂断、将手机关机,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的,大概率都会是那些想要采访他拿到一手资料的烦人记者。

可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姓名之后,却愣了一下。

打来电话的竟然是林允儿。

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孟修远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允儿啊,找我有什么事情么?”虽然大概已经猜到了对方打来电话的意图,但孟修远还是下意识地用这样略带距离感的话问道。

“当然是祝贺你比赛获胜啊!我们修远真是厉害啊,居然已经是重量级拳王了……”电话那边的允儿显得比孟修远本人还要兴奋,连说话都比平时感觉要亲近了一些,全然没在意孟修远有意表露出的那一点点疏离感。

“允儿啊,你知道么,我这边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孟修远皱着眉头看了一下墙上表,打断了对方的话。

“修远你是要睡觉了么……啊!我真笨,你这个时候应该是刚刚到家,比赛那么累,肯定要休息的。

不好意思啊,修远,打扰到你了,我现在就挂了……”允儿的语气瞬间变得惊慌了起来。

“不,我的意思是,按照时差推断,你那边应该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吧,你都不用睡觉的么?”孟修远有些无奈地说道。

“我……”林允儿听到了孟修远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就渐渐沉默了下来。

“好了,早点休息吧,你们的工作应该也很累的吧。以后不要再这样大半夜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因为我的事,影响到你的日常生活”孟修远微微摇了摇头,就想挂断电话。

“等一下,修远啊,等一下!”听到孟修远要挂断电话,允儿赶忙急切地出声阻止了他。

“怎么了?”孟修远有些不解地问道。

“那个……”允儿略微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听修远你刚刚说话的语气,好像你现在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是比赛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么?”

“没什么事,我可能就是有些累了。”面对允儿的询问,兴致不高的孟修远没有选择吐露自己的心声,而是有些敷衍地推脱了一句。

“噢,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允儿明显也能听得出孟修远话里面的敷衍意味,显得有些失落。可就在孟修远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却突然又传来了允儿的声音:

“修远啊,其实我想跟你说,没关系的。

因为看到你比赛赢了,我真的很开心,完全不会困。

还有无论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其实都可以跟我说的。无论是凌晨还是中午,只要我能够使用手机的时候,都可以。

虽然或许我很难帮得上你的什么忙,但是把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修远你多少还是会舒服一点的不是么?

只要修远你开心,我也会跟着心情好起来的,这完全不会影响到我,反倒会让我更有活力地去生活。

所以,修远啊,无论什么时候你有不开心的事情,都是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没关系的。”

孟修远听完电话对面传来的这段话,深吸了一口气,久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