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把握命运

好书推荐:

“不带降落伞?!”李恩惠瞪大了眼睛看向孟修远,两个眼珠子都快掉出了来:“你该不会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孟修远xi。”

孟修远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李恩惠:“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

听到孟修远这幅样子,李恩惠渐渐的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她从上到下地扫视着孟修远,心中揣度着孟修远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这件事我已经有比较完整的计划了。”孟修远很有自信地说着,顺手给李恩惠倒了一杯水:

“其实你可以当做这只是一种有些疯狂的跳伞方式,叫做无伞跳伞。

到时候我会在地面上铺设一张30米30米的巨型安全网,然后从空中一跃而下,在四个和我一同跳伞的安全员的指引下,最终精准地落入这张安全网中。”

听着孟修远的的叙述,李恩惠依然呆愣了半天。许久,她拿起孟修远递给她的那杯水一饮而尽,才让原本干涩的喉咙有能够勉强再次发声:

“孟修远xi,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是一个疯子。

万米高空跳下来,最终要落在一张仅仅有900平方米大小的网子里,这真的能够做到么?

我可不想到时候去现场,用铲子从地面上收集我合伙人的遗体啊。”

说实话,这世界上如果说谁最关心孟修远的安危,那李恩惠一定能排进前五名。因为她现在做的事、要执行的计划,都和孟修远深深地捆绑在一起。孟修远是唯一那颗能够帮助她从李家漩涡中爬出来的救命稻草,她绝对不能允许孟修远出事。

孟修远轻笑了一声,没有在意对方说得这些话:

“我这不是疯了,我只是相信科学而已。对天气的预测、地面和空中定位装置的协调、下落过程中的引导和保护方案,这些都需要细心地去准备。

我相信把这一切准备做好之后,这件事虽然依旧看起来很危险,但实际上并不会比我要在拳击台和足球场上要做的事情更难。”

孟修远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一个近乎疯狂的想法,是因为前世他见别人真的这么做过。

在前世,他见过的所谓无伞跳伞其实是有两种形式的。一种是赤身**跳下,然后在半空中下落一段时间之后,依附在同时跳伞的队友身上,由队友身上的降落伞开伞为两人减速。这样的方式虽然同样看起来很惊险刺激,但多少有些偷换概念、投机取巧的意思在里面。

而另一种,就是孟修远刚刚向李恩惠介绍的这一种最正宗也最纯粹的无伞跳伞方式了。从高空跳下,最后精准地落入事先准备好的安全网中,全程不借助降落伞来减速。

前世的2016年,美国跳伞运动员卢克·艾金斯,就是使用这种方法不带降落伞从7620米高空跳下,成功落入安全网中创下世界纪录。这个过程中,他仅佩戴一个氧气面罩,身着绿色连体衣,没带降落伞,也没有穿滑翔翼装。

当时那个新闻出来的时候,可以说是在全世界的极限运动领域引发了一场大地震。孟修远后来在b站偶然间看过他无伞跳伞的全程视频,也是被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巴,觉得这事就特么很离谱。

那时的他可从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主动地选择去复制这一举动。只能说,人的心态确实是会变的。

“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觉得很疯狂……”李恩惠到现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孟修远这样的想法,她感觉自己好像今天是第一天认识孟修远一样:

“你踢球或者打拳,确实也很难,但至少失败了不会死啊。

我真的有些不懂,明明连我这个等着争家产的人都没急,你这个无事一身轻的大球星何必这么急功近利呢?”

“你确实不懂,也没必要懂,你就当是我对自己要求很高就行了。”孟修远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不能失败,失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吸……呼……”李恩惠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向孟修远问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真的有把握?”

“当然,我不会拿我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孟修远深深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会去设计一个能够最大程度利用这件事的营销方案,下次见面的时候给你结果。”说着,李恩惠便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快步地走了出去。

很有意思的是,她现在仓惶离开的样子,和她之前嘲笑的那两个小idol,并没有什么不同。

……

“呼……”直到李恩惠走远,孟修远才深呼了一口气,脸上原本那自信的表情瞬间瓦解了。

他有些疲惫地把双手放到桌子上,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这时能够看到,他双手的指节已经被他捏得没有血色、煞白一片了。

很显然,孟修远内心之中,并没有他外表看来的那么平静。

毕竟这件事,完全是他刚刚听到李恩惠的话,灵光一闪才想出来的。时间有限,他只是在脑内进行了一个初步的考量,并不算是有十全的把握。

而且事情的真相,也没有他刚刚和李恩惠叙述的这么简单。

前世那位成功者,本身就是以为十分熟练的跳伞运动员。他为这件疯狂的事准备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做了无数的针对性练习,设计了各种情况下的紧急应对方案。

可在他真正跳下去之前,还是不被整个跳伞界都看好,大家都认为他太疯狂了。

甚至连作为顶级极限运动赞助商、有“敢死队”之称的红牛集团,都明确地表示:因为他所要做的事情太过危险,所以不能赞助他。

后来网友们在网上开玩笑说,红牛之所以拒绝赞助这次无伞跳伞活动,是因为他们想要赞助的是有可能会死人的运动,而不是有可能不会死人的运动。

这么说虽然有些夸张的成分,但这件事背后的危险,可见一斑。

孟修远之所以如此坚定地向李恩惠提议这件事,还是因为他确实有着一些别人所没有的先天性优势。

他之前为了要拍广告宣传片,真的接受过专业化的跳伞训练。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由于他超乎常人的身体控制能力和身体素质,当时训练他的教练认为,他单从技术上来说和那些跳伞高手相比已经没有多大差距了,欠缺的主要也就是经验。

更重要的是,他本身所拥有的那种危险感知能力。

由于之前的跳伞训练经历,他明白,这种能力在跳伞中的能够发挥的作用,甚至比在足球场上还要多出许多。

以他这次准备要进行的无伞跳伞为例,其过程中最危险的,就是下落中的最后600米。这时候负责定位和保护的四个安全员都必须开伞了,只会留下无伞跳伞者本人,靠自己来确定身下安全网的位置,独自走完这最后一程。

而孟修远所具有的这种危险感知能力,在这个时候就能发挥出极为关键的作用。无论是他朝哪个方向稍微歪了一点,他脑内都会即刻警报,提醒他立刻调整回正确的方向。

这就是他敢主动提出无伞跳伞这个想法的核心所在。

当然,说是这么说,但真让孟修远做这种事情,他确实还是有着很大的心理压力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他其实算是一个胆小的人,但凡有些危险的事情他都不愿去做。

只不过相比较于其他事情来说,这已经是他能够想到的最有把握的一条路了。

如果真的像李恩惠预期的那样,通过对这件事的营销能够让他获得十几亿美元的估值来完成任务的话,那这些风险绝对是值得冒的。

否则的话,把一切交给上天去安排,干等着他投资过的那些公司升值,其实是危险系数更大的一件事情。

相较而言,孟修远更希望把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