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最伟大的营销

“别这样嘛,孟修远xi。我们公司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你追加投资也是一个好选择啊。最近可是有不少人来找我谈入股nd的事情,我甚至都没听他们的条件,就把他们拒绝了呢。”李恩惠一副你赚大了的样子说着。

“可是我这个时候再追加投资的话,你不怕你自己的股份被稀释得太快了么?以后真到了我们对外融资的时候,你不怕自己已经捞不到多少好处了么。”孟修远能感觉到,李恩惠想要让他追加的投资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种形式的内部追加投资,肯定不同于对外融资,条件要好上不少。

李恩惠个人本来手上就只有15的股权,这次稀释过之后不知道还能剩多少。

“没想到孟修远xi你还这么关心我嘛,太让人感动了。”李恩惠没说两句话,又变得不正经了起来:

“不过你放心,三星第一毛织手里那15的股份,现在基本上也算是在我手上了。之所以想让孟修远xi你追加投资,是因为接下来我准备有个大动作,别人我都不信任啊。”

“三星那15的股份也到你手上了?啧啧啧,李恩惠大小姐宅斗进行得很顺利嘛。”看着对方那志得意满的样子,孟修远不由得有些意外。

看来李恩惠最近确实没闲着,在自家内部搞了不少事情。

“嘿嘿,还行吧,也是托了孟修远先生您的福啊。”李恩惠说的是实话,她在三星内外纵横捭阖,没少利用和孟修远合作所带来的影响力。

她这次之所以执着于要让孟修远追加投资,一是因为银行方面确实贷款已经有些困难了,再就是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进一步地将孟修远和她、和公司捆绑在一起。

虽然目前孟修远算是拥有公司大部分的股份,但毕竟他从头到尾没有投入过一分钱、参与过一天的管理,感性上来说肯定会不那么在意这家公司,只会将其当做是随时可以抛售的资产的一部分。

因此,李恩惠继续引诱着孟修远。

“你就不好奇我刚刚说的大计划是什么吗?”

“应该也就是扩展销售渠道、增加线下门店数量那些事呗,还能是什么啊?”孟修远想了想说道。nd这个品牌因为孟修远的原因发展迅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基本渡过了初创期,而进入了迅速扩张发展期,所以大概能做的也就是那些事情而已。

“不不不,你错了,孟修远xi。我要做的,可不只是这些。

我真正要做的,是一场伟大的品牌营销!”李恩惠嘴角微微翘起,满是一副自信的样子。

“品牌营销,我们不是一直在做么?”孟修远有些疑惑。nd这个品牌,就是靠着孟修远之前和泰森的那场比赛获得了广泛的知名度,才能像现在一样发展得这么快的。

“我说的是更进一步的、专业的、规模宏大的品牌营销。

你知道么孟修远xi,我看过了,你下场和现役重量级拳王克里钦科的比赛后不久,就是颁发金球奖的日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件事对你来说几乎都是十拿九稳的。

到时候,你就是球王加拳王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么?!

全世界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你的身上!

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能放过,趁势营销绝对是最好的选择。通过这个机会,我们可以一次性地将我们的品牌形象树立起来,这才是一个运动用品公司的立足之本。”

李恩惠努力地向孟修远介绍这自己的想法和计划,她越说越激动,不自觉地凑了过来,到最后整个人都快贴到孟修远脸上了。

“确实是个还不错的计划。”孟修远一边沉吟着,一边毫不客气地将李恩惠的脸推开了。

李恩惠的话,让他突然看到了一个可能,一个提前完成任务的可能。

由于他先前激进地向银行贷款,投资了几家前世十分出名的互联网企业,可其中目前大多数发展都不算很顺利,所以目前他身上还是背着不少负债的。

这次facebook被收购,无论是最终通过哪种方式成交,他最终获得的资产都在18亿美元左右,减去他的负债,大概剩下15亿美元,算是完成了任务的一半。

剩下的那15亿美元,他本来感觉很头疼,觉得只能听天由命,看看自己之前投资的那些公司会不会有哪个能如同前世一样发展得快一点,在10年世界杯之前市值能够翻个几番。

但是现在看来,之前无心插柳和李恩惠共同创立的这个nd品牌,好像却成为了他目前最可靠的选择。

如果说能趁此机会,借由nd公司的发展而而完成他赚取30亿美元的这项任务的话,他就能把剩下来的时间全部投入到对世界杯的冲击和准备中去了。

毕竟,那才是他最难的任务。

“那李恩惠xi,照你所说的这样计划顺利实施的话,公司应该会有一个飞跃式的发展?”孟修远多少期待地问道。

“这是必然的,孟修远xi。品牌形象的树立,使我们迈向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国际化运动品牌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看着孟修远这期待的样子,李恩惠心中不由得暗暗窃喜。

“那有没有可能尽量在明年上半年之前,我们就进行a轮融资?我的要求不高,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以上就可以。”孟修远有些试探性地问道。

“明年上半年之前进行a轮融资没有问题,只不过2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不太现实……”说起具体问题,李恩惠还是比较严谨的。甚至在她看来,反倒是孟修远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孟修远xi,我们公司即便是发展得再快再顺利,也只是刚刚创建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哪怕到明年年中,也不到一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有20亿美元的估值?

如果说赚钱真的这么容易的话,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了。

可能是你手上facebook被收购,让你对二三十亿美元估值的公司有了什么误会,这可是一个多少公司都难以企及的数目啊。

而且不同于还算是一片蓝海的互联网行业,运动产品这个行业,几乎已经被先行者们垄断了,一个新生公司是很难发展壮大的。你说的20亿美元的估值,在全世界所有运动品牌之中,已经能够排进前八名了。”

李恩惠极力地向孟修远解释着,想让孟修远赶快放弃他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你说多久?”孟修远没有和对方争辩,而是平静地问道。

“再给我3年的时间,3年,我一定让公司达到你的要求。”李恩惠沉吟了好久,最终给出了一个准确的答复。

“不能再快一点么?”孟修远继续用近乎逼迫的方式问道。

“目前这样的条件,3年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不可能再快了。”李恩惠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作为运动品牌,我们的产品线太单一、销售渠道不够宽广、用户群体不够稳固,这每一项都必须要足够的时间去积累,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我们现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我刚刚所说的,孟修远xi你本身所带来的品牌营销的优势。

可单凭品牌营销这一点,想让投资方将我们估值定在20亿美元往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恩惠说的很清楚、也很诚恳,她认为这样孟修远应该就会明白的。

可很显然,孟修远并没有放弃。

“除非什么?”孟修远继续问道。

“什么除非什么?”李恩惠有些没搞懂孟修远的意思。

“你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就一定有例外的情况,这种例外是什么?”孟修远俨然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

李恩惠对此很无奈,但为了应付孟修远,她还是不得不继续说道:

“除非是你能再给我一个天大的噱头,让我能好好地炒作营销一下,让我们的品牌深入无数用户的心中。这样的话,或许我可以到时候在融资谈判的时候有些回转的余地,强行拉高一下我们公司的估值。”

“具体一点来说呢?”孟修远有些被勾起了兴趣,李恩惠这么说,说明还是有办法的。

可李恩惠却摇了摇头,不抱希望地说道:

“这必须是一件所有人都认为你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要超过你挑战重量级拳王这样的期待值。

非要举个例子的话,一定要是你能带华国队拿下世界杯冠军这种级别的事情。”

“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孟修远皱着眉头问道。这事虽然他一定要做,但时间上肯定是来不及了。

“别的?你能变成那种披着红斗篷满天飞的超人的话,应该也可以。”李恩惠讥笑地撇了撇嘴,已经有些不想和孟修远谈论这个话题了。

“哦……”李恩惠的话传入孟修远的耳朵,却让他心中一震,想到了些什么关键的东西。

“那说我从一万米高空跳下来,是不是有类似的效果?”孟修远一边思索着,一边问道。

“高空跳伞?这虽然很难,放在你身上也挺有噱头的,但像要达到你说的那种效果,还差得远呢。”李恩惠很不屑地摇了摇头。

“不是跳伞……”孟修远随即摆了摆手,盯着李恩惠的双眼说道:

“我说的意思是,我就这么从一万米高空跳下来,不带降落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