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

好书推荐:

实在是卡文,写不出来,今天请个假,真的很抱歉。

为了凑字数不断连更,我后面会放一章我另外一本书的开头,大家不喜欢的话可以当做不存在,明天就会改成正文

……

大顺三百七十四年,紫禁城,乾清宫。

“昏君,昏君啊!”

老者伸出颤抖的手,远远地指向坐在龙椅上的李从心,像是要狠狠戳在他脑门儿上一样。

“杨老,不要啊!”“快别说了,别说了!”“放肆!”数道或愤怒或有些凄凉的声音传来,老者很快就被擒拿了下来,挣扎中被捂住了嘴巴。

而李从心本人却一脸茫然,慢慢放下手中用a4纸打印的奏折,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这仅仅是他穿越的第一天,一觉醒来,眼前就上演这么一出大戏。

他感觉自己很疲惫,因为缺少睡眠而变得像浆糊一样的脑子里充斥着这具身体曾经记忆,但一时间无法理清思路。

但他能确认的是,前身是一位刻苦勤政的皇帝。因为印象里他昨夜就是在这乾清宫里处理政务到凌晨,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

可以为此证明的是,他现在脸上还有被奏折压出来的印子,而a4纸奏折上也有他的口水。

“没事,你们放开他,让他说说。”

眼前这位老爷子,能穿着一身背心裤衩人字拖站在这乾清宫里,应当也是个人物。李从心愿意从他嘴中了解一些信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陛下可知道,近一个月以来已经是民怨滔天。紫禁城外现有还全国各处所至近十万民众,已经跪坐三日,献上万人血书?!”

眼前老人年纪虽大,但明显身体还是不错的。李从心刚示意了一下,他就主动甩脱了身旁小太监的束缚,梗直了脖子,大声质问道。

“啊?!”李从心听他这么一说,原本还算镇定的心态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脑袋本来就迷迷糊糊的李从心,听对方这么一说,心里瞬时间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哪有那么多好事,能随便穿越成一个享福的皇帝啊?!

前身已经勤政至此,却还是怨声载道、有全国百姓来京抗议,看来接手的这是一个积重难返的腐朽皇朝啊。再看桌上打印出来的奏折和老者脚下花花绿绿的塑胶拖鞋,很明显,这是一个科技水平处于近现代的架空世界,应该并没有什么历史材料可以作为借鉴。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李从心,想到这里,却是已经没有挽天倾的信心了。

他的思绪已经渐渐飘向若是日后叛军攻入京城,自己是要跑路还是找棵歪脖子树这种消极问题了。

眼看皇帝陛下惊呼了一声之后,就渐渐陷入自闭消沉之中,没了下文。那本来还在梗着脖子故作姿态的杨老头以为李从心没听进去,很快就忍不住了,继续发声质问道:

“陛下,难道事已至此,您还要执迷不悟么?您这般作为,真的对得起我大顺历朝历代先帝,对得起天下亿万百姓的殷殷期盼么?!”

这老头别的不说,嗓门是真的很大。一连串的质问,把还沉浸在悲观世界里的李从心惊了个哆嗦。

一股没由来的怒火,从这具身体的胸口腾起。仿佛是前身的执念,让李从心对这个老者的质问很生气:

“那你来说说,朕做错了什么?!”

帝王一怒,就算不伏尸百万,起码也应该让身边的人胆战心惊。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面对李从心的怒气,整个乾清殿的气氛不仅没有低沉下去,反而似久旱逢甘霖般生出了一股希望。

一众大小太监们表面上跪地不敢抬头,可还是忍不住偷偷瞥视老者,仿佛期待着他说些什么。唯有在李从心身侧的站着的总管柳公公,望向老者的目光充满了不忍,想出口阻拦,话到嘴边却又吐不出来,沉思良久,却还是默默低下了头去。

再看那一直挺着腰板、梗着脖子的杨老,也不禁低下头咬了咬牙,咽了口吐沫。再抬起头来,眼神中那份视死如归的信念又多了几分。

最终话还是说出了口:

“陛下,您错就错在,太努力、太勤政了,全然没有把心思放在吃喝玩乐上!”

“哎?!”

……

杨老这话虽然挺怪,不过听着却有些耳熟。李从心在前身的记忆中,散碎地好像也有人和他旁敲侧击地说过类似的话,劝他多多休息,多多玩乐,将政务大事都交给内阁来处理就好了。

不过前身到底为什么没照做,却一时想不起来。

还没等李从心整理好前身的回忆,理清逻辑关系,杨老就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继续说道:

“工部耗费数百亿顺币,在东郊给您建了新园子,挖空了心思想要讨您欢心。为了赶工期,工部累倒了十几个主事和员外郎,您为什么看都不去看一眼?!”

“我……”

“还有礼部,召集海内外几十位顶尖艺人,上千个艺术团队,春晚都不办了,特地给您排练了半个多月的节目,就为了让您乐呵乐呵。您怎的非要整日批奏折,劳苦自己,连几个小时都不愿抽出来?”

“这个……”

杨老越说越顺嘴,讲话也越来越没了那个装出来的文绉绉的味儿:

“这些大事咱都先不谈,就说点身边的小事。陛下您不拘小节,平日里这紫禁城里又没什么外人,穿着打扮什么的的您不在意我可以理解。但是吃的您都不讲究,那可就太过分了。

您说说,我大顺美食驰名海外,民间更是饮食文化浓厚。您又是堂堂九五至尊,富有四海,每膳尝个百十来道菜可一点都不过分吧!就算吃不过来,您看看也好啊。

可您非要给御膳房下旨,每顿饭不准超过二十个菜,还不准上珍稀食材。这可把那帮御厨给委屈坏了啊,一身本事都使不出来。就那御膳房总管老张,跟我年纪差不多大,每次见到我却都哭得跟个孙子似的。”

李从心越听越觉得话里的味儿有些不对,可还是下意识地反驳道:“二十个菜也浪费了啊,我一个人哪吃的了那么多。”

不过这位杨老也是放飞了自我,渐渐进入了以前和太上皇侃大山时的状态,没接李从心的话,接着说道:

“最最重要的,您怎么可以连女色都不沾啊。十八岁的皇帝,后宫里连个人影都没有,这传出去像话么。再说就算陛下您自己不急于一时,可普天之下的漂亮姑娘们可着急啊。

您瞧瞧,近十万姑娘在紫禁城外跪着,联名上血书,就是怕您走了太上皇的老路啊!”

杨老这话里信息量有点大,李从心顾不上其中带着的相声味儿,愣了半天,提取出了其中的重点:

“你是说,紫禁城外万民请愿,其实是为了……”

“当然就是为了恳请陛下您采美选秀,广纳后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