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黑暗

“请您不要耽误我们抢救病人!”对于孟修远这样鲁莽的行为,周围的医护人员都很生气,只觉得他是在任性捣乱。

孟修远也没有解释什么,道歉两声之后,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他能做的只有这些,剩下的就要看天意了。

走出病房,就见到金d已经在组织工作人员们离开了。

“孟修远先生,真的很感谢您您今天能来看小允熙。她这么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允熙的母亲深深地朝着孟修远鞠了一躬,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孟修远知道,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安慰话,对这位认为自己即将要失去女儿的母亲来说,都没有什么帮助,反倒还很可能变成一种刺痛。

他索性只是点了点头,便算是向她告别。

可就在准备随着工作人员们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小允熙的姐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或者准确点说,是在盯着他刚刚自己掰断的那根手指。

她那哭得红彤彤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

难道她刚刚看到了我掰断自己手指的过程?孟修远突然眉头一皱,顺着允熙姐姐的目光望了回去。

两人的视线突然相撞,把那个胆小的女孩吓了一跳,赶忙躲回了自己妈妈身后。

孟修远摇了摇头,没有再去在意,继续转身离开。

即便是允熙姐姐真的看到了些什么,也没有证据,不怕她以后出去胡说些什么。

……

“帮我安排回英国吧,我累了。”上车后,孟修远对着金d冷淡地说道。

从医院走出来的这一路,使用那股治愈能量的副作用就已经逐渐显现了出来。那股阴冷的能量进入大脑之后,使得他的情绪逐渐迫近了失控的边缘,就像上次和韩国队比赛中受伤后一样。

不同的是,他这一次的情绪失控并没有让他变得像上次那样骄傲狂躁,而是让他原本就悲伤的心情变得更加阴郁了。

由此可以看出,这股阴冷能量应该是能够放大他本人的负面情绪。

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这次为救小允熙,他使用的治愈能量远比上次要多的多,这也就使得这种放大负面情绪的副作用,也来得比上次更加猛烈。那股阴冷的能量填满了他的整个脑袋,至今都还没有被完全吸收。

他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危险,但还不知道具体会发生些什么。

“好的,孟修远先生,现在刚好没有合适的高铁班次,我就让司机直接开车送您回首尔吧。”金d虽然被孟修远这突然的冷脸吓了一跳,但也只觉得是孟修远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心情不好。

“嗯,行吧。”孟修远应了一声,便倚在座椅靠背上,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于是,这次拍摄便草草结束,一行车队开始返程。

坐在一旁的林允儿见孟修远这反常的样子,本想要说些什么来开导他一下。但话到嘴边,却又因为种种原因而变得犹豫,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只能这么偷偷地对闭上眼睛的孟修远投去关心的目光。

而孟修远本人对此一无所知,因为这刚刚一会儿多的功夫,那股猛烈的悲伤情绪已经冲破了他的心灵防线,如洪水般将他的精神淹没,迫使他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负面情绪伴混杂着记忆,变成幻境一**地在他大脑深处爆发开来。

孟修远感觉自己正站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什么的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

突然,孤儿院里那个没有手脚的残疾小男孩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用他那双空洞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孟修远:

“大哥哥,你是回来领养我的么?”

孟修远被这突然一吓,愣在了原地。

见孟修远不回话,那个男孩没有放弃,用力滚落到了床下,然后像一条蚯蚓一样,蠕动着身子朝孟修远爬来。

直到爬到孟修远脚边,男孩艰难地翻过了身来,仰起头看着他笑着说道:“大哥哥啊,为什么你可以跑得那么快,跳得那么高?我好羡慕你啊,大哥哥。”

还没等孟修远反应过来,上午在孤儿院二楼里见到的那些先天性脑瘫的孩子们,就全都又出现在他的身边。他们不停翻着白眼、流着口水,嘴中合唱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叫声。

随即,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孟修远的胳膊,传来了孤儿院副院长的声音:

“孟修远先生,这世界真是不公平,您一定要帮帮这些孩子们啊。您的钱,您的手脚,您的大脑,都请捐献出来吧……”

说着,那只手便用力地将孟修远往黑暗中拉去。

“啊!”孟修远被吓得大叫了一声,赶忙使出全力甩脱那那只手,赶忙踉跄地向后逃去。

跑着跑着,仓惶间他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爬起来再回头看时,那些恐怖的场景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小允熙那甜甜的笑容。

“修远欧巴,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小允熙高兴地朝着孟修远跑过来,两条小短腿欢快地倒腾着,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允熙,你的病好了?”孟修远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活蹦乱跳的小允熙。

她头顶那道如蜈蚣般狰狞的刀口已经消失不见,一头秀发也已经长了出来,扎着两个小马尾辫十分可爱。孟修远很高兴,自己输送过去的治愈能量居然效果这么好。

“修远欧巴,你不是说好了带我去看你的比赛么?我们现在就去吧。”小允熙没有接孟修远的话,自顾自地说道。

“哦,好啊。我这周六就有一场比赛,我请你去看好不好啊?”孟修远笑着摸了摸小允熙的头。

“这周六啊……抱歉了,修远欧巴,我可能等不了这么久了。”小允熙失落地低下了头,转身走开了一步。

“为什么,你要去哪里?”孟修远心中突然冒出了不好的预感,赶忙抓向小允熙的手。可就是这么一抓,让小允熙的手变成如一只只萤火虫般的光点,飘散了出去。

随即,小允熙的整个身体都开始逐渐变成光点,向着四面八法消散而去。

“不可能的,我不是给你治疗能量了么……”孟修远慌乱地伸出手,想把那些飘散的光点抓回来,可不管他伸手的速度有多快,那一颗颗光点就是能够从他的手掌边、手指缝逃开。

“修远欧巴,你一定要找到那个能让你不再孤单的人,一定要幸福啊……”说完,小允熙在空气中仅存的那一点形状也逐渐化作光点消散。

然后,孟修远周围就恢复到了刚才那般无尽黑暗的样子。

“小允熙……”孟修远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那股浓郁的悲伤之情再次将他包裹了起来。

黑暗之中,孟修远仿佛失去了感官,看不见任何事物,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一滴滴地掉落在地上。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了多久,那感觉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

到最后,他甚至已经想不起孤儿院里的那些残疾孩子、记不起小允熙在他眼前消失的样子,但治愈能量副作用带来的那股悲伤情绪依然包裹着他,让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折磨一直消耗着他的精神,让他逐渐变得虚弱,也让他感受到了危险。他想要清醒过来,想要从这种副作用所带来的状态中逃离出去。可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掉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就在他感觉自己即将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模糊的呼唤:“孟修远xi,你没事吧?”

随即他感觉自己浑身一轻,淡淡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眼前的黑暗中也出现了一片朦胧的光亮。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五感都在逐渐恢复。

孟修远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拼命地伸出手,想要触碰到眼前那片朦胧的光。可这时的他几乎失去了全部的力气,手臂上像是被挂上了千斤重担,实在是难以抬起。

强烈的求生欲让孟修远咬着牙,一次次地尝试着。最终,他终于一点点地抬起了手臂,触碰到了眼前黑暗中的那片光。

“啊!”随着耳边传来一声惊叫,孟修远猛然睁开了眼睛,精神完全回到**。

恍惚间,他看到自己的手正摸在林允儿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