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善款

好书推荐:

孟修远推门进去,环顾四周。

这里没有什么魔鬼,也没有什么阴谋,只有一群可怜的孩子。

不算宽敞的房间里,挤着二十多个孩子。而这二十多个孩子中,没有一个是健康的。

其中大多数能看得出是患有先天性脑瘫和智力低下,无论是男孩女孩、从两三岁到七八岁都有。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在不停翻着白眼、流着口水,嘴中不时发出一种听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叫声。

混杂在一起,就是孟修远刚刚在门外听到的那似怪物般的噫吟。

这些孩子大多数被放在窄小的一张床上,身体被绑上布条固定,能看得出来是为了保护他们不从床上掉下来。

房间里虽然并不脏乱,但空气中还是有一股淡淡地酸臭味道,一个劲地往孟修远的鼻子里钻,让他忍不住有些想要作呕。

孟修远呆愣地站在原地,感受着这一切,四肢僵硬得不能动弹。

“大哥哥你别害怕,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声音来自于一个大概五六岁大的男孩,他是这房间里唯一会说话的孩子,也是刚刚孟修远在门缝中看到的那双眼睛的主人。

他仿佛对孟修远脸上这种混杂着惊恐和悲悯的表情很熟悉,小心地安慰着他。

孟修远深深咽下一口唾沫,向说话的男孩望去。

男孩长得有些干瘦,有一双大眼睛,但眼神却说不出的空洞。

他没有双腿,没有双手,用头抵着墙撑起身子,努力地朝孟修远摆出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你是来领养我的么?”

“我……”孟修远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他的喉咙,让他说不出话来。

眼见孟修远的犹豫和为难,男孩赶忙更加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坐直起来,也更加努力地在脸上挤出微笑:“大哥哥,我很听话的,我不会像他们一样乱叫,领养我好不好?老师们都说,只要被人领养,离开这里,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大哥哥,求求你领养我好不好?”

男孩的话一字一句砸在孟修远心头,让他两条腿发软,站不住了。

他知道像眼前这个男孩般悲惨的人有很多,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帮每一个人,他也知道他自己现在自身难保。

可在这一刻,面对这个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这个男孩,拒绝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两人便这么对望着,沉默持续了几秒钟,最终以男孩的再次开口而告终。

“我开玩笑的,大哥哥,我在这里过的很好,不被领养也没有关系。”男孩或许是看出了孟修远脸上的为难,主动放弃了之前的请求。他那用头顶着墙壁支撑起来的身体终于坚持不住,噗通一声摔回了床上。

随即,他再次开口,脸上依然带着那强行挤出来的僵硬微笑:“可以麻烦你帮我把我的变形金刚捡起来么,大哥哥,放在我枕头上就好。”

孟修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有一个塑料玩具掉落在了他的床边。捡起来一看,巴掌大小的机器人确实是变形金刚中擎天柱的样子,但做工十分粗糙,透着一股廉价而山寨的感觉。

他小心地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将机器人放到了小男孩面前不远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对孟修远再没了什么要提的请求,从孟修远将变形金刚放下的那一刻起,小男孩脸上的笑容便立马消失了。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玩具,甚至不愿意再多看孟修远一眼。圆圆的大眼睛,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空洞的样子。

男孩不再说话,房间里只剩下那些脑瘫患儿们的诡异叫声。

孟修远感觉自己在这里一刻都待不下去了,他立马转身,仓惶而踉跄地逃出了这个房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

“怎么样,孟修远先生,你看到里面的孩子们了么?”那位一直冷着脸的副院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走廊里,孟修远从屋里面刚一出来,他便走上前来。

“为什么……”还没有从那种冲击中缓过来的孟修远,茫然地看着副院长。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残疾的孩子在这里?”副院长撇了撇嘴角,淡淡地说道:“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么,这样有缺陷的孩子,才更加容易被那些没有责任感的父母抛弃。”

说着,他还深深地看了孟修远一眼:“反倒是孟修远先生您这样,无论是身体还是外表都十分完美的人居然会被父母遗弃,才真的让人想不通呢。”

这位副院长先生的话说得有些冒犯,但孟修远没有在意,他只是接着问道:“我是想问,为什么这些孩子会在这里,没有人看管……”

“工作人员们你刚刚全都看到了,要在楼下迎接你们的光临啊,哪有时间照顾孩子们。”副院长继续用他那平淡的语气说道:“不止这样一层,三楼、四楼、五楼也都是这样。为了防止他们乱跑伤到自己,也怕影响你们的拍摄工作,那些因为身体残疾而无法在节目中出镜的孩子们,都被锁在了自己屋里。”

“你做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我,我们的拍摄影响到了你们工作么?”孟修远看向副院长。

“当然不是,您这样的大明星来我们这里拍摄节目,是对我们工作很好的宣传呢。”副院长笑着摆了摆手。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到二楼来,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看到这些孩子们?”孟修远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其实一切都是对方安排好的。

“因为我之前通过分析您的种种事迹,觉得孟修远先生您是一位好人。同时您本人也跟这些孩子们一样是一名孤儿,我认为您能够理解他们的痛苦。”副院长说话时抬起头来,和孟修远四目相对:“我知道我现在这么做是对您的一种道德绑架,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希望您能看在孩子们的面子上,对我们院施以援手。”

“你想我怎么帮你?”孟修远微微皱起眉头。

“钱,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有钱。上个月大邱本地的一家专门面向残疾儿童的孤儿院被撤销,他们那里的孩子大多都被送到了我们这里来。

可他们只是送来了孩子,却没有从来抚养孩子们的经费。无论我怎么申请,我们院收到的批款都没有增加。我们本来资金就不算充裕,即便加上各方面来的善款只够维持基本开销,这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需要照顾的先天性残疾的孩子,在钱这方面就更加捉襟见肘了。”副院长十分直白地说道。

“嗯……那好吧,我会让金d在节目里帮你们多提一下,我们节目现在观众还挺多的,应该能帮你们筹集不少善款……”孟修远略作沉吟,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不,孟修远先生,我希望您能给我们私下里直接捐款。”这位副院长先生,突然说出了出乎孟修远意料过分的话:“您或许不了解我们韩国的福利体系,我们孤儿院平日里会拿到官方给与的福利金,作为稳定的收入。但这同时也意味着,那些普通民众即便是捐给我们院的善款,大多数也都会被上面统一分配。

而且我们这里现在有几个急需要进行手术的孩子,他们大多数年龄都还小,都是进行手术矫正最好的时候。越往后拖,对他们未来的康复越不利,他们实在是等不起上面一层层的审批和拨款了……”

说着,这位副院长先生就在这么当着孟修远的面,在这空荡荡的走廊中做了一个十分有韩国特色的跪礼:“孟修远先生,拜托了。”

……

五分钟之后,孟修远独自回到楼下继续拍摄节目。虽然他让自己强打起精神来,但整个过程中他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直到拍摄结束,回到车上后,一直都在担心着他的林允儿才有机会问道:

“孟修远先生,你怎么了?你的脸很苍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其实在心里,林允儿觉得孟修远是因为来到孤儿院,想起自己的身世而有些难过。只不过她嘴上不敢直说,所以选择用询问的方式,试图让孟修远自己把这些难过的心情发泄出来。

“我没事的,刚刚肚子有些不舒服而已,现在好很多了。”孟修远心思重重,没有看到林允儿那担心的目光,敷衍地出言推脱。

林允儿在意孟修远,而孟修远在意的是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们。

他转而向着金d问道:“对了,金d,我之前都还忘记问了。我出演这个节目应该是有报酬的吧,我一直都还不太了解。”

听到孟修远提到这个问题,金d面露难色,但还是赶忙回答道:“当然,当然有。孟修远先生,是我疏忽了,一直都没和您主动提这件事。

您知道……我们bc电视台乃至于我们国家对于艺人出演的报酬都控制得很严格,或许没法给您像欧美做节目的那么多钱。

但我保证,我一定尽我所能,帮您申请到台里面所允许的最高的数目。甚至我相信我们bc的领导们也会针对您的特殊情况,破格提高给您出演费的标准,至少比其他所有人都要高……”

一说起报酬的事情,金d急得满头是汗。他怕孟修远会因为韩国这边相对较低的出演费而生气,影响到他随后的拍摄。

不过孟修远很快打断了他的话:“行了,你不用跟我说得太具体。以后我每期拍摄的出演费,你帮我直接送来这家孤儿院就好了。

不过麻烦你一点,这事不要让别人知道,要保密。”

孟修远此言一出,当即引来了金d和林允人两人惊讶的目光。

“您确定么,孟修远先生?我们给您的出演费虽然和您在海外的收入相比确实不多,但也不是一个真的小数目……”金d有些不确定地再次问道。

毕竟他平日里和那些光鲜亮丽的艺人们接触得可不少,知道他们一个个虽然在节目里都表现得十分有善心,但现实中却往往截然相反。即便是真的做了什么捐献,也一定会想法设法地让公众知道,借此提升自己的口碑。

像孟修远这样愿意拿出自己这么多真金白银做慈善、却又不愿曝光的人,他在圈内还是第一次见到。

“嗯,我确定,麻烦你了。我人在英国,做这些不太方便。”孟修远确认地点了点头。

“不麻烦,不麻烦。孟修远先生您真的是一个好人啊,这家孤儿院的孩子们真的是幸运,能通过这次机会遇到您。”金d惊讶之余,还不忘趁着这个机会奉承一下。

孟修远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开口说话。他在看过二楼那些孩子们的惨状之后,可不会认为他们是幸运的人。

他知道自己不是圣人,天底下那么多不幸的人,他没法全都去帮助。

他也知道,像今天看到的这样孤儿院里的先天性残疾的孩子,在全世界也都还有很多,生活环境可能还不及这里。

但今天亲眼看到这样的场面,看到了活生生就在眼前的人间悲剧,孟修远真的觉得很难受。

或许他还要感谢一下那位副院长,提出了捐款的请求,让他的这种痛苦有了一种可以缓解、宣泄的途径。

把从韩国观众那里赚来的钱捐给捐给这些韩国孩子,他也算是能求一个心安。

而坐在一旁的林允儿,听了孟修远的话、想到刚刚拍摄时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不由得也想同样做点什么。

但很可惜,和孟修远不同的是,她作为sl,出演费可是都要先上交给公司的。

这笔出演费到时候要被公司分走大半不说,即便是余下的,也要用来抵完了她练习生时期欠公司的培训成本。不知未来什么时候,她才能拿到自己的第一笔工资。

所以几番纠结之后,她也只能捏着自己的衣角,继续地默默不出声。

车队慢慢启动,赶赴下一个拍摄地点。

孟修远看着窗外逐远离的孤儿院,看着那些站在大门口欢送他们的工作人员和孩子们的笑脸,心情十分复杂。

于此同时,林允儿则是在看着孟修远的侧脸,看着他那脸上淡淡忧愁的样子。

内心同样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