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惊变

学四军参加演习的两个师,驻地距离演习地是最近的。七十八师凌晨五点从福州出发,先头部队只走了两个多小时,便赶到了南平。七十八师在南平暂留,本是让官兵们用早餐的。而周东波等人筹划良久的夺权行动,也便定在此刻。夺权行动很成功,如周东波还有力行社这次行动的负责人陈桥余所预料的那样,区寿年只是象征性的作出姿态,便被成功挟持。周陈二人的打算,在南平完成夺权以后,将会更改行军路线,转而朝建阳出发,然后与前来接应的薛岳部在资溪会合,届时,即使学兵军察觉到了这次行动,多了四个中央师的支援,想必欧阳云也不敢轻易挑起战端。

计划比较完美,至少目前看来一切顺利。不过纵然如此,周东波等人心中还是暗捏了一把汗,时时保持着高度警惕。南平北门响起枪声的时候,心中有鬼的周东波等人立刻便变得紧张起来。他挑选的嫡系还有力行社的十余人更是整枪以待,准备随时应对各种变故。

周春来忽然大喊着朝周东波跑来,周东波身边的不少人不禁都举起枪来,然后,就在众人能够听清他所喊内容的时候,不等周东波作出反应,变故突生软禁区寿年的那辆轻型装甲车附近枪声大作,周东波的几个亲信手下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七十八师参谋部的几个年轻参谋撂倒在地。后者一行随即驾驶那辆装甲车朝后面的大部队开去,沿途随便解救出了区寿年那些个被下了枪的警卫。而大部队里,同时迎出来一群人,当头的拿着只扩音喇叭大喊着:“七十八师的兄弟们,周东波等人勾结日本人想要谋害区军长,你们可千万不能上他们的当啊!我们生是中国人,死也要做中国鬼!兄弟们,拿起你们手中的枪,和这些汉奸们拼了!”

这个人周东波认识,乃是一个营长,叫做付将军的。

周东波本来是个旅长,七十八师被学兵军收编以后,因为之前种种劣迹被降为团长。他动用自己的老关系,已经成功的拉拢了两个团的官兵,再加上其他人拉拢的三个团,也算控制了先头部队一大半的兵力。本来他和那些决定随自己一起投奔中央军的低级军官们约好了,一旦自己成功的说服区军长,那么大家立刻要组织好本部人马,唯他之命是从,和学兵军彻底决裂。倘若有人不服号令,还想继续效忠欧阳云,那么就是所有人的公敌,大家要一起出力,立刻镇压了他,分了他的兵权!他眼见着付将军跳出来将区寿年迎了过去,而其他人纷纷手足无措的样子,知道是受了付将军那句话的影响,气得大骂:“你TM放屁!”然后朝自己的嫡系人马大叫:“黄军勇,快,干掉付将军,我们的计划,已经被学兵军知道了!迟一些,大家可都跑不掉了。”

黄军勇是他手下的一个营长,周东波团是执行这次计划的绝对主力,所辖的三个营中,黄军勇营正好被安排在了紧随指挥部的位置。

付将军带人从黄军勇营里冲出来的时候,后者就吃了一惊,因为他竟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摸进来的。他正要下令手下拦住付将军等人,付将军已经走到区寿年面前,将手上的喇叭塞给他,说道:“区军长,周东波是没药可救了,不过七十八师可不能毁在他的手里。其他兄弟不过是受了他的盅惑,您说两句吧!也好让他们彻底死心。”

打从并入学兵军开始,区寿年的心情就一直纠结着。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抱着忠于党国忠于委员长的心思,一心想要完成委员长的重托的话,等他见到了学兵军真正的实力,他便知道,委员长的良苦用心,最后的结果很可能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自己包括老蒋,都小看了学兵军的实力,也小看了先进武器对于现代战争的重要性。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他清醒的意识到,闽系这三个师只怕是入曹营易,出曹营难了。所以,虽然他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回到中央系怀抱的,不过也并没有因此忘记自己中国军人的身份。基于此,他是真的不希望和学兵军刀兵相向,在外敌当前的时候,先发生内战。陈桥余为首的力行社一行人找上门来的时候,他一反当初对老蒋的保证,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这也就让周东波等人有机关跳上台面,从而导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付将军忽然走上前台,他的背景便朗然若昭,想必便是学兵军布下的暗子了。这一点,倒没有出乎区寿年的预料,以他对欧阳云和狐瞳的了解,如果此刻没有付将军之流的出现,那才真正奇怪了。

本来,他是抱着两不相帮,顺其自然的心态的,不过付将军忽然来这一手,却是不容他不做出最终的选择了。付将军给周东波扣上勾结日本人的帽子,这是摆明了要把他往死里整了。如果周东波这条罪名坐实了,便是陈桥余等人也难逃一死。“这样也好,免得和委员长撕裂脸皮不是?”他稍微动了动脑子,便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着妙棋。眼见着黄军勇已经在动员手下,准备开全武行了,他不敢再等了,拿起扩音喇叭大声喊道:“兄弟们,我是区寿年,大家听我说,周东波勾结日本人确实属实。兄弟们,我们学兵军的传统,是绝容不下汉奸的,我现在命令你们,立刻拿下周东波。”

他的话刚刚说完,周东波便急了,嘶喊道:“军座,您不能听付将军乱说啊,我绝对没有勾结日本人。付将军,你TM个孬种,欧阳云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为他卖命。你自己得了好处,却不能将兄弟们给害了。兄弟们,学兵军才多少人,你们以为,凭这点人马他们能扛得住日本人大军压境吗?兄弟们,跟我去投靠”

周东波本来接下来就要说到“蒋委员长”的,可是,付将军却何其精明,逮到他这个口误,如何肯放过机会,立刻抢过区寿年手上的喇叭,大声说道:“周东波,你还说没投降日本人,现在自己说漏嘴了吧!周春来,你这个狐瞳的叛徒,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投靠了日本人。黄庆,你们还不除了这个汉奸,更待何时?兄弟们听我说,周东波勾结日本人的事情,狐瞳内务部早就查探清楚了,知道大家都是受了他的欺瞒。欧阳云总司令之前已经就处理意见做了批示,首恶必究、胁从不论。兄弟们,关键时刻,你们可不要犯糊涂啊!”

付将军有扩音喇叭,他嗓门本来就大,一下子就将周东波的声音给盖了下去,乃至除了周东波那伙站在一起的人,其他人根本就没听见他接下来的话,因此,本来尚存的三分迟疑也变成了坚信不疑,便是黄军勇都相信了,哪里还肯再唯他马首是瞻,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

不说周东波被付将军克得死死的,气得差点喷血。单说那周春来,本来还指望能够帮助周东波消灭掉狐瞳隐藏在七十八师中的暗手,然后投奔老蒋,死里求生的。谁料常根的布置并不仅仅只有他和徐清这两手,眼见付将军这一彪人马杀出,立刻心生悔意,便要转身逃跑。不过,正如他所说的,周东波身边可是有不少狐瞳特工的,他们发现他叛变以后,那指着他的枪便再也没有放下来。

常根所谋,确实不是仅限于肃清周东波之流。他原本的想法,是要借此机会将七十八师还有六十一师中的力行社和中央系潜藏人员以及死忠分子一网打尽的。而要做到这一步,就必须放任周东波等跳出水面的将水搅得再混些。本来要做到这一步也不难,只要放他们远离学兵军的控制区域,让他们自以为安全了便能实现。但是周春来的叛变却打乱了这一布置,让付将军这个隐藏得更深的隶属于狐瞳的地下大鳄不得不提前跳出来收拾残局。

当付将军下令黄庆动手的时候,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的周东波便明白,自己这次是彻底没指望了。因为,这个黄庆可是自己的警卫排长啊。狐瞳连自己的警卫排长都给发展成了暗线,那么自己还能相信谁呢?他恶狠狠的瞪着黄庆,咬牙切齿的骂道:“黄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吃里扒外。老子崩了你!”右手举枪便要射。

黄庆既然被喝破身份,哪里还有他猖狂的机会。周东波骂他,他连回头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扣扳机,打了两个点射,将周春来直接毙了。而周东波枪才举起,便觉得心窝一凉,右手一轻,他转头看见夺他枪的乃是一个唤作方林的团长,正恨得睚眦欲裂,想要破口大骂,张开嘴来,却忽然闻见一股子甜腥味,不自禁的一口鲜血喷出,这才感觉到心头疼痛,全身力气飞速流失。他低头看见胸口冒出来一截三棱刺,三棱刺上正血如泉涌,心说我这就要死了吗?“噗通”栽倒,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