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引爆

白谣目光一凝,“通天之门?你的意思是,下面有路可以直接到上面?”

曹三景不确定的点点头,“我也没见过,不太能确定,不过,齐迟既然花费了这么长时间在这里,总不可能是想去最下面修炼吧?之前也偶有传闻,说落冰山内有路,但谁都没见过,齐迟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白谣眉头微微一动,齐迟想去上面?又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肯定没那么容易,现在又找他们帮忙,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忙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帮的!

她抿了抿唇,问了一句,“那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一个金丹都没有办法,姜凌和曲凤晓又能帮到他什么忙?”

曹三景目光一闪,摇了摇头,“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他们两个修为都没有他高,怎么帮得上他?王姐姐我跟你说,他们两个被齐迟盯上,还真的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那时我运气太差了,不小心碰到他,虽然也确实是他帮我脱困,但他上了我一眼就问我其他人在哪?这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他就知道了。

后面的事情,不用我说,王姐姐你都看到了,他应该是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遇到了什么阻碍,而这个阻碍姜凌和曲凤晓可以帮到他。

但我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像王姐姐你说的那样,他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几个也没有能力帮他解决,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会施什么不好的手段。”

白谣目光一顿,心中叹气,不管最初的原因是什么,齐迟现在既然已经盯上了他们,他们就怎么也无法进行逃脱。

突然,她看向曹三景,“如果真的这样,齐迟能对他们两个人下狠手,自然也不会放过我们,你不好好为自己担心,来找我做什么?”

曹三景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声音有些委屈,“王姐姐,你误会我了,这次真的是巧合,只是刚巧跑到这边,想到我们两个的方向好像是一样的,又想着齐迟的事情需要告诉你,所以才过来找你的...”

白谣盯了他一瞬,“是吗?可是就算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齐迟是金丹,凭我们两个又打不过他,还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赶紧离开,活命的机会更大些。”

曹三景闻言立刻摇了摇头,“王姐姐我们走不了的,之前给你们的那截木枝,只要有它在,齐迟就可以确定我们的位置,我们现在在这里,又不能没有木枝,不管跑到哪里去,都会被他找到!”

白谣早就料到没这么容易,听到他这些话,皱起眉头,突然她面上一动,目光落在曹三景身上,仔细看了他一眼,到了这种地步,他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情绪上除了紧张一些,似乎没有太大的恐惧。

她目光微微一闪,略微思索,缓缓开口,“既然你一早就大概猜到了他的目的,那他栽下的那些树,你都动了什么手脚?能帮助我们逃离他的身边吗?”

曹三景面上闪过一丝惊讶,“王姐姐你居然猜到了!”

白谣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立刻收回目光,这家伙估计就等着她问这句话。

曹三景见她不言语也不在意,笑盈盈开口,“王姐姐那些东西上面我确实做了一些手脚,只不过他那东西本来就不是凡物,即使我稍微调整了一下,但以我一人之力还办不到。”

白谣闻言终于明白过来他为什么要找自己,不仅如此,说不定那个时候把她拦下,他就已经想好了为现在的这件事情做准备,这是早就已经打起她的主意了!

不过,事到如今,虽然曹三景不靠谱,但齐迟更加可怕,她嘴唇动了动,顺着他的话头问了一句,“你想让我帮忙?那就说说你到底要做什么?还有那几棵树都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曹三景眼睛一亮,“王姐姐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帮我的!其实那几棵树作用性不大,只是起到载体的作用,厉害的是那几棵树那所携带的阵法,王姐姐,你想啊,具有这种范围性极大的隐秘效果阵法,这世上还真不多。”

白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曹三景这话不假,那阵法确实厉害,其他都不说,能覆盖这么广的范围就已经说明并非凡物了。

曹三景见她点头,脸上带着笑,继续说道,“那几个阵法虽然十分厉害,但齐迟应该刚刚入手没多久,而且他本人对阵法之道根本不精通,那几颗树内的阵法被封着他都没有发现。

不过,也不知道再说我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王姐姐应该看出来了,我阵法还行,那个时候为了活命,不得不答应他帮他调试,不然我万万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白谣对他这最后一句话的抱怨,十分认同,这家伙确实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也不会去做,所以他现在说的这些话,她真的不敢完全相信。

更重要的是,之前她吃了那么多亏,现在他说话的时候,她的灵识基本上都缠绕在他身上,但除了感觉他现在的情绪有那么一点点紧张,其他什么都察觉不到,根本无法分辨他是不是在说话。

这会,她已经放弃了用灵识来判定他的方法,反正说到现在齐迟就是不怀好意,目前看来,他们两个的目的是一致的,只要能摆脱齐迟,其他的事情她也不想去操心。

想到这,她抬头看曹三景,“这些话就不必说了,你就说说你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又需要我做什么?”

曹三景如同小鸡仔一样的点头,“王姐姐,那些阵法我稍微调了一下,而齐迟的那截木枝问题最大,只要到时候王姐姐帮助我引爆他身上的那截木枝,他的气息自然暴露,到时候就是我们离开的好机会。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必须等到这个阵法所能隐藏气息范围的边缘,这个时候是最好下手的,而且,那里的木易冰树更厉害,肯定可以缠住他,我们逃脱的机会也就更大。”

白谣在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他,听他说完这些,心中一动,这家伙早就打算好了这一切,哪里是最好的出手机会,最好的逃离机会,他早就想到一心二楚了!

曹三景说完这些,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白谣一直盯着自己看,面上一动,“王姐姐你放心,需要你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对你有危害,这阵法毕竟威力比较强,我一个人搞不定,你到时候只需要不停的往那木枝里输送灵力就可以了,我会引导这些力量去引爆齐迟的木枝。”

白谣目光一动,从怀里取出那截木枝,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只需要往象其内输入灵力?就这么简单?那如果我现在输入灵力会怎么样?”

曹三景愣了一下,目光一闪,一把抓住她的手,白谣眼疾手快,快速收回,让他扑了个空。

他也不在意,只是盯着她手里的木枝,十分紧张的模样,“王姐姐不要啊,如果没有我在一旁疏导,灵力过多,会导致阵法的分配不均匀,平衡力一旦被破坏,说不定我们都要在这里玩完!”

白谣垂眸扫了眼木枝,从善如流收回怀中,曹三景紧张情绪表现的这么明显,真的输送灵力,应该不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但现在也没必要冒这个险。

曹三景看着她的动作,缓缓松了口气,换上一副笑脸,“这才对嘛,王姐姐到时候我会提醒你,在我说你怎么受伤了的时候,王姐姐你就动手!”

白谣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点点头。

曹三景立刻换上一副感激的神情,“多谢王姐姐愿意帮忙。”

白谣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不必这样说,能摆脱齐迟,也同样是为了我自己,对了,既然要摆脱齐迟,不如把这件事情想办法告诉姜凌和曲凤晓,有他们的帮助,或许会更加容易。”

曹三景闻言脸上微微一动,“王姐姐我也想告诉他们呀,可是这不是没有机会嘛,谁让我们两个比较有缘呢?再说了,在齐迟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万一被他发现些什么,我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岂不是白费了?而且,有我们两个”

他说到这,声音戛然而止,面色也突然一变,对白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悄悄探了个头出去。

白谣目光一动,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同样探头看去,不远处齐迟和姜凌曲凤晓三人正在向他们两人的位置飞奔而来。

这个时候曹三景瞬间调整好了面上的神情,一脸激动的向齐迟三人挥手。

转眼间,齐迟冷着一张脸带着姜凌和曲凤晓来到他们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们两人一眼,确定他们没出什么事,面上的神情略微缓和。

曹三景凑到齐迟跟前,“真是太可怕了,齐迟真人,您来了晚辈就放心了,真人放心,阵法完全没有问题,这次的事情应该只是意外。”

齐迟闻言目光在他身上停顿了一下,“此事确实与阵法无关,那只木易冰树临近突破,比较敏感,所以才一不小心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这次你们反应都不错,如果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继续保持就好。”

曹三景立刻应了一声。

白谣也在旁边点了点头,只不过还分了一份注意力在姜凌和曲凤晓,这两个人看起来颇为狼狈,想来在之前在那些木易冰树下吃了些苦。

曹三景说的也没错,有齐迟在,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相互传递消息,即使是传音,也一定都不保险,他肯定可以察觉到传信的波动,到时候根本说不清。

而且就算不告诉他们,齐迟这个人无缘无故让他们帮忙,态度还这么强势,他们肯定会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只要她和曹三景这边计划顺利,对他们来说知不知道也没有太大影响。

这么想着,她就把这事放在心底,决定还是不告诉他们比较好,而那边齐迟已经带着他们再次赶路,现在他们已经距离山下越来越近,而在这个时候,齐迟居然开始改变了路线,不再直直向下行,而是在山路里转来转去,不知道要去哪。

这个过程中,或许是他们运气好,基本上没有再碰到像之前的那木易冰树的事情,一切都十分顺利,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越来越冰冷刺骨的寒气。

半个时辰后,白谣灵识不断的扫过周围,突然发现他们遇到的木易冰树居然越来越少,但修为却越来越高,在这里已经很少能碰到化海木易冰树,几乎全部是金丹。

而她的灵识虽然不会被这些木易冰树发现,但每当扫到它们之时,她的背后便是一凉,金丹的木易冰树啊,还隔一段时间便会碰到一只,在这里暴露气息,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即使齐迟也是够呛,就算不死在这里,恐怕也没那么容易逃脱,曹三景心思还是真的毒的可怕,当然齐迟也好不到哪去,让他们一群化海跑到这种鬼地方,根本就是让他们不得不依靠他。

时间流逝,周围的木易冰树越来越少,而他们的路线也越来越拐,齐迟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带他们又是爬山又是下山的,歪歪扭扭走了一路。

终于,他面上带着激动停到了一块光滑的冰面前,他身后的白谣几人目光落在那块井口大小的冰面上,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终于到地方了。

而齐迟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证明了他们的猜想,只见他缓缓抬起双手,缓缓落在冰面上,阵阵玄妙的波动刹那间扩散开来,与此同时,冰面开始轻微的抖动起来,开始出现一条条细微的裂缝。

紧接着,裂缝变得越来越大,轻微的咔嚓声不断响起,整个冰面几乎在刹那间全部化为粉末,而冰面下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出现在他们眼前。

齐迟眼睛一亮,仔细的看了好几眼,不知在研究些什么,片刻后,转身扫了他们几人一眼,“你们几个都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