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无坚不摧的钢铁只会死于裂缝

好像之前听伊莲恩说过,对方的精神状态不佳,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

杜无月愣住了原地,可对方明明也说了,只有在被人揭穿记忆里不对劲的地方,对方才会精神崩溃,怎么这么突然就这样了,他也没有下多么重的手啊。

刺耳的尖叫一声高过一声,越来越刺耳,保险起见,他选择凝聚长弓,朝着对方射出箭矢,透明的箭矢飞向对方,可就在即将击中的刹那,对方消失了,只留下地面的龟裂。

杜无月没有犹豫,立刻向后退去,在几秒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受到了猛烈的撞击,撞击物正是突然消失的男子。

对方摇摇晃晃地抬起了头,双眼充血,牙关紧闭,呼吸紊乱,沾满泥土的手指微微地抽搐着,先前的悠然自得消失的一干二净。

好家伙,说疯就疯。

杜无月擦了擦脸上因为劲风刮出的血痕,心里默默计算着强化结束的时间。

-------------------------------------------------------------------------------------------------------------------------

柔沛白依旧被压制着,体力对于巨龙来说是最不缺的东西,如果干扰因素全部消失的话。

在刚刚的幻觉里,她被射中的部位是逆鳞,就算幻觉解除,身体依然能感受到疼痛,无力感也同样会浮现出来。

她在硬撑。

终于,被柔沛白成功抓住了机会,弯腰躲过了对方的直拳后,向前一扑,伸出右手抓住了对方的右小腿,接着迈出自己的左脚,稳住身体的同时,右手向后拉去,迫使伊莲恩仰天倒下,但柔沛白不会就此停止,转动手腕,手臂用力,将龙扔向了正前方,拉开距离的同时,将箭矢搭在长弓之上。

伊莲恩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倒了一堵墙壁,灰尘四起,在墙壁倒塌的同时,柔沛白松开手指,灼热的火焰被附着在箭矢上,带着惊人的破坏力飞向了废墟,没有丝毫的间隙。

但并没有发生爆炸,也没有火光冲天,箭矢飞进灰尘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如同滴入湖中的水滴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灰尘彻底散去,液体缓缓地滴落在地面,顺着砖块的间隙流向四周,血液的来源是她的手,她用手接住了这一发箭矢,将暴躁的火元素完全地安抚,或者是抹去,此刻的箭矢上已经看不见一丝火焰。

柔沛白不会傻到站着白等,箭矢已经被她射出,直逼伊莲恩,巨龙也没有坐在原地休息,而是立刻站了起来,继续冲向正前方。

-------------------------------------------------------------------------------------------------------------------------

这真的是人类么?

杜无月的内心回想起了过去的一个问题,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人类么?还是说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呢?

过去会这样想,只是因为对方的传奇哪怕只是只言片语都是那么让人惊叹,留下各种技巧,各种遗物;可现在会这么想,只是因为对方的攻击。

一次又一次的扑击,残杂着投掷石块瓦片或是释放魔法,就像是一只野兽,想到什么就用什么攻击,毫无章法。

如果不是被强化的躯体与完全解放的大脑,他已经在这混乱的攻势里收了重伤,甚至会直接死亡。

强化所剩的时间越来越短了,真是麻烦。

更麻烦的是,他脑海里的声音还是没停下来,虽然不至于让他精神烦躁,被可以躲开的攻击击中,但还是让他很烦。

两者相加,让他根本静不下心来,就算可以判断出对方已经丧失理智,也无法找出对策。

“仔细想想,仔细想想,在面对狂躁的野兽时,该怎么击败它。”

侧身躲过对方的挥击后,杜无月再一次向后退去。

“陷阱,不行没有时间;帮手,不可能,伊莲恩还没打完;额外的力量,不现实,我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男子再次冲了过来,举起右脚劈了下去,地面又多了一处龟裂,飞起的碎石轻松划破了杜无月的脸颊。

鲜血滴落,丝毫没有打乱他的思绪。

“难道就只能干耗着么,啧。”他皱起眉头,无意间再次看到对方青筋暴突的皮肤。

“嗯?”

等下,杜无月像是反应了过来。

是的,他发现了一件事情,从对方那紧绷的肌肉。

他正在用尽全力攻击自己,可是这个“全力”的标准,是谁的?是他这具身体过去的拥有者,还是对方自己的标准?

落地后,杜无月解除了手里的长弓,双手拍地,减缓速度,抬起头,仔细地观察着对方。

果然,找到了他想找到的东西,飘浮在半空中的血丝,源头正是对方身上细小的伤痕,猜对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逼迫对方继续保持。

钢铁或许坚不可摧,但只要表面出现细微的裂痕,那么它的完全断裂就近在眼前。

杜无月深吸一口气,全身力量迸发而出,强化状态被他推至最高,他要抓紧时间,因为另一边,不管谁赢他都不好办,最好是能打成平手。

不过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一个是暴怒的巨龙,一个是他的老师。

一时间他觉得那两个人似乎比面前这个怪物还要难对付。

-------------------------------------------------------------------------------------------------------------------------

正对面,那个不屑于自己力量的人,似乎想明白了,动作更快了。

过去的杜无月很清楚对方,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甚至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躯体会在什么时候支离破碎。

但他无法停下来,对方的速度已经与他持平,突然停止只会被对方的攻击击中,受到的伤害会更大,除非现在的他能变得更快。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试图释放魔法被对方打断,试图踢飞石子被对方躲避,试图钳住对方的虎口被打开。

如果在一开始他选择拉开距离,或许他能占据优势,没有数量限制的魔法释放与没有威力限制的箭矢可以轻松地压制住杜无月。

他并没有这么做,他想知道对方的自信到底出自哪来,自信到将他的灵魂碎片抛弃,自信到轻信敌人的话语,他想要知道,自己一直视为死敌的存在,在对方的眼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能让他做到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