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跑了

王浪几个跳跃藏进了林间。

时不时伸出枪开一枪,每次开枪必然有人受伤,要么就被王浪直接给点了。

从枪声判断,有人再跑,有人留下来狙击王浪,不让王浪追上去。

耳中传来叶剑的声音,“王浪,是不是你那边和他们交火了?”

王浪没说话,甩手一枪点爆了一个雇佣兵的脑袋。

身后背靠的树一阵剧烈颤抖之后,王浪逃窜而出,直径六十公分左右的大树直接被雇佣兵的子弹给突突的拦腰折断了。

对方的枪声越来越稀疏。

王浪刚要露头,忽然又缩了回来,一颗子弹擦着头皮就过去了。

对方留下来一个狙击手拦路,其余人都逐渐撤离了,王浪脚从地上扣了一大块泥巴,脚尖一挑放进手中,掂量了几下,王浪朝着狙击手的位置扔了过去。

趁这个功夫,王浪转换位置的同时点出一枪。

对方以为王浪扔了个手雷准备躲藏,没成想是个泥巴,黑灯瞎火的,只通过稀疏月光看到了个黑疙瘩,也没有看清楚,所以也就着了王浪的道儿了。

王浪直接一梭子子弹把那个狙击手给弄的不能再死了。

跑过去,把自己的枪挂在身后,扛起狙击枪,从狙击手脑袋上摘下夜视仪,王浪套在自己脑袋上找到了杜璋一群人的位置,抱着狙击枪正对着杜璋的脑瓜子。

瞄了几秒钟,王浪扣下扳机。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杜璋这老家伙命不是一般大,就像是命不该绝一般,一枪刚开,背着杜璋的雇佣兵不知道咋了摔了一跤,把杜璋给扔了过去,王浪的一枪竟然没有打中杜璋。

王浪按下心中怒火,抱着枪往前追。

找准一个绝佳射击位置,王浪架枪瞄准,枪口喷出火舌。

命不该绝的确是一种莫大的运气,王浪今儿还真的碰上有这种运气的人了,杜璋这老家伙自己跑着跑着就摔倒了,又一次死里逃生。

王浪面色沉着,抱着枪往前追,找到一个绝佳位置之后又要开枪。

旁边传来急促脚步声,王浪斜了眼,发现叶剑一群人来了。

谁知道那个行动指挥上来就直奔王浪而来。

“你这是战场抗命!”行动指挥推了一把王浪的枪。

杜璋第三次死里逃生。

王浪这会儿都有一些欲哭无泪了,这也太他妈的难杀了,你说杜璋功夫绝佳杀不了他,还能让人心服口服,但是杜璋纯粹就是运气好,在王浪的枪口下竟然死里逃生三次,这种绝佳运气就问你气不气。

最气的是旁边这个行动指挥,就像是个der一样。

王浪抱着枪想要继续追。

“抓活的!”行动指挥低喝一声,让其他人跟上去。

王浪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行动指挥,不明白这个行动指挥不在指挥部待着跑来干鸡儿啥。

扫了眼叶剑,叶剑也是给了王浪一个很无语的眼神。

一群人接着往前追。

杜璋这会儿已经彻底慌了,跑路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连滚带爬,一群雇佣兵被王浪的枪法也都吓到了,不敢沿着直线跑,还不敢给王浪露头,不然直接就让点了。

王浪抱着枪,追到一个绝佳的位置后,架枪开枪。

扣动扳机之后王浪直接爆发了。

枪里面竟然出毛病,子弹卡在里面了。王浪扔了枪,提着最开始的枪朝着杜璋追袭而去。

杜璋这老小子今天的运气就像是开了挂一样,接连四次都没有杀掉,有时候就是这样,运气好的时候,会让你怀疑人生,当然,差的时候也会让你怀疑人生。

王浪这会儿就有点怀疑人生,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四次狙击之下活着,杜璋这个丧家老犬竟然做到了。就问你气不气。

离边境线也越来越近,王浪已经听到那群雇佣兵的嚣张大笑,还时不时回头冲着王浪这边骂一些侮辱性词汇。

虽然那个der行动指挥三番五次的阻碍,王浪根本不听,该开枪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含糊。

离边境线就只剩下最后一公里的时候,王浪隔着老远就能看到,边境线那一边火光冲天,站着不少人全副武装。

接壤的另一边,战乱连年,天天换皇帝,乱的一批,杜璋过去之后无异于石沉大海,想抓回来的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叶剑这会儿也急了,不顾行动指挥的话,也是跟着王浪连连开枪,行动指挥急得直跳脚。连连怒吼着一切听从他的指挥。上头指示了,要抓活的,要抓活的。

这个行动指挥逼叨逼叨个没完没了,王浪这会儿是真想把这孙子给一枪崩了。

王浪速度放到了最快,最后和杜璋一群人的距离只缩短到了一百多米,王浪手里的枪基本上就没停过,叶剑带头也开枪,其余人也不顾行动指挥的三申五令对着杜璋连连开枪。

离边境线只有五百米的时候,一群雇佣军就像是活了一样,也不跑了,只让一个人带着杜璋跑,剩下的回身冲着王浪这边疯狂开枪。

双方隔着树林开枪,就能看到黑暗中,虚空之中来来回来的黄白色光线交织成了一张漂亮的火力网。双方之间的树林也在双方的交火之下损毁成了一片狼藉。

那个der逼行动指挥跳着跳着说不要瞎开枪,抓活的,抓活的。

王浪最终实在忍不住了,扭头就给了一枪。

行动指挥不哔哔了。

王浪扫了眼叶剑,“你带人继续开枪,我摸过去杀人。”

叶剑点头。

王浪猫着腰,极速穿梭在山林之间,远远的就看到杜璋已经到了边境线上,老家伙这会儿竟然也装逼的不跑了,回头往这边看了眼,神色还有那么一些洋洋得意,冷哼之后,大摇大摆的往边境线那边走。

王浪抬抢就是点。

谁知道杜璋这个老家伙脚下一滑,骨碌碌的就从坡上滚了下去,王浪的一枪又点空了。

“我日你mmp!”王浪欲哭无泪的望着消失的杜璋大吼一声。

耳中突然传来滋啦啦的声音,随后是童斗的声音,“遇到杜璋,格杀勿论。”

“格杀个叽吧,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