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故人依旧

城外的青花岭有一种橡泥

我用它混合不同材料做成了灰灰的绸带

铺在那胡杨旁青花绿草的边上

画成我想象中的街道

踢踏着月色软硬适中

它比沥青更耐用且无害

如果你用手去抚摸这橡泥路

它会比水泥的冰冷更温柔且坚固

我想我画下的

应该就是这座城市最好的通行证

·

通过赤城的北门

有两机器人守卫

在黑夜里闪耀着披星戴月的浪漫

神喻的芯环都会记录下

每个人离开的印记

它们守卫着

也同时禁止没有芯环的外乡人的通行

我抬头便看到了齐天峰下那深远的隧道

里面排排的灯带照耀了脚下的前程

穿过了隧道

眼前就像跨进了另一个天地

洪天沟壑沉渊脚下

浮云断崖犹如天路

它攀附在齐天峰腰处

蜿蜒而下一路有护险凭栏

对面那巍峨延绵的山脉如巨龙卧在云端

在星月的柔光下直至天际

·

下了天路眼前便是广袤的森林

茂密的树冠在星辰的闪耀下成了幽暗的温床

马车的电火洞穿的黑暗

也有星芒萤火在四下暗暗游荡

或远或近

像落入凡间的远古精灵

羞怯四散又渴望不期而遇的冒险

·

这森林小道是前几年为李释运载粮食开拓而成的

外人自然不知道此处竟还有路通往赤城

我躺在马车里

观看起子曦那个时代所拍的历史剧

不由得问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

“把影视剧也带到这个世界,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难,

以前不懂的知识,

现在都可以做到触类旁通,

我只是把以前看过的影视剧,

通过记忆成像存到神喻芯环里而已。”

·

好吧,就当我没问过。

·

凉风有信

念念成笺

寄我衷肠

伊在何方

飞星月下

程驰一方

吾之所念

幼及家常

旧时花案

琴瑟未央

如来佛前

愿汝安康

·

旧时的公子,可别来无恙?

前尘的姑娘,是否依然?

一池的山水,香栏飘亭如故

寻访起曾在书案刻下的时光

“你家小姐可在?”

“不巧,如你多待些时日或许能见。”

“那我过些时日再来拜见。”

·

上天怀缅着日上云勾的绮丽

而我静静的听下一城的喧闹

无心的路人唧唧如流

别过街道的一家酒馆

柜台前一中年男子正记着账本

“听说在这能见着杜公子?”

“那个杜公子?”

“杜楚梅”

中年男子终于抬起头认真打量我一遍

“你听谁说?”

“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焉国的朋友。”

·

他转身走向后院又半犹豫的回首瞅我一眼

时间总是在不留神处转眼而逝

“公子有请。”

·

滴答的酒在杯中轻舞

凉亭的风总在花树下追逐

亭中的公子举杯相问

“我们何曾见过?”

“不曾”

“公子又是如何知晓在此能找到我杜某人?”

“这不是杜公子告诉离诃的么?”

“原来是故人朋友,不知公子名甚?”

“赵亦舒”

“赵公子,找我何事?”

“想和你做生意”

“哈哈,赵公子知道我做的是何等生意?”

“不知,但我知道杜公子你肯定不想错过。”

·

明堂楼的掌柜拿出一袋白银

太二把它装到了背包里

焉国没有货币流通

但总归是要与别国的人来往交易

我想在自由之城建立起货币体系

只为方便与别国交流贸易往来

但不会用在自家国内流通

对外的经济货币体系

最终目的

是直至文明达成统一

·

其实明堂楼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

它也是一个收集各国情报的办事处

在自由之城不止明楼堂如此

其他国家暗地里都有这样的办事处

现在坐在我面前的便是情报处的负责人

田福海

这些年他们一直留意着各国的动向

大小时事都已辑录在案

“尊敬的上喻者,

是否需要我介绍当下各国的形势?”

这是一位外形干练沉稳的中年男子

“这样耽误你太多时间了,

还是让太一跟你去读取卷宗吧,

他能与我连网。

以后我把网络搭建起来,

也会给你配备一些智能机器人,

好让你更方便的开展工作。”

“感谢上喻者,

这脑机芯环,

让我的工作比以往轻松方便多了,

但离开了赤城便无法上传及通讯。

在网络卫星的搭建上,

如有差遣请尽管吩咐。”

·

自由之城还是那样的繁荣依旧

明月之下更有如绮丽星芒

绕过河畔走在花灯凭栏的石桥上

过往的艳丽姑娘笑语着赴谁家歌宴

而我也如约而至的来到了一家古玩店

·

过往的青石路也有了记忆

是那时的青芜与错落有致的铃花

回廊飘亭处点点的樱露

树影书案处故人又依旧

“子曦?”

她凭栏席坐

借下月亮的光华斟满酒杯

“好久不见”

酒香飘散在木香里让人沉醉

我直接躺在了木地板上

看着天上的星星

“你元灵文学的怎样了?”

只见她右手一摊开

一球形闪电便叽叽炸响

“是不是,我没骗你吧。”

只见她笑了笑

球形闪电一闪而灭

“你这些年都有什么趣事说来我听听。”

“不知道算不算趣事,

我正在帮亦舒建立一国家。”

“嗯,听起来好像挺好玩,

我也建立一国,

然后我们来个灭国大战,

看看最后我们谁赢。”

我很无语

这得有多无聊才会干这事

“其实有比你立国更好玩的事。”

“是什么?”

“你曾说过,

你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家族,

只是不知道,

你家族在自由之城有多大的影响力?”

只见她眯着眼

冷笑着看我一眼

“你想打听我家族的事?”

“不能说?”

“你嘛,多少还是能说点的,

你想要多大的影响力?”

“例如让别国承认你所发行的事物?”

“就这?”

“就这。”

“什么事物?”

“经济货币体系”

“有趣么?”

“反正比你灭国好玩吧。”

“那就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