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钱老到访

她的一切都被林雨洛给毁了,她现在丢脸都丢到了外太空,林雨洛凭什么还这么高兴。

她掏出手机,找准角度,疯狂的拍摄林雨洛和沈司寒的照片,明明就是很正常的聊天,她硬是在拍出了暧昧的味道。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林雨蝶很是满意,她要让林雨洛也尝尝丢尽颜面的滋味。

但是这些照片她现在不公布出来,她要等到林雨洛嫁到沈家,让她当个死人的老婆都当得不能清净。

做完这一切,她才满意的施施然走回了大厅。

林雨洛刚进门,就看到了在沙发上凹着淑女造型的林雨蝶,她懒得搭理她,不发一言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你给我站住。”林玉蝶忽然道。

林雨洛皱眉,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她看了看时间:“有什么事情,你快说,我着急睡觉。”

一天到晚的,林玉蝶有这么闲吗?每天什么事情都不敢就等着找她麻烦?

她不烦,她还嫌烦呢!

“说不说了?不说我可走了!”

“你... ...”林雨蝶没想到她居然敢这么拽的和她说话,被气得一时之间不知道

本来就不平静的客厅,居然又蹿出来一个林母,她看见气的发抖的林雨蝶,指着林雨洛的鼻子就开始骂:“你这个白眼狼,要不是我送你去读书,你能有今天这番成就,你居然还敢气你姐姐。”

林雨洛对她的偏心早已是习以为常,眼底迅速蒙上一愣凉意。

“你现在立马过来给你姐姐道歉。”林母一边安慰林雨蝶,一边冲她吼道。

见她没有动静,林母声音又高了几个八度:“我让你给你姐姐道歉,你耳朵聋了吗?”

“不可能。”林雨洛丢下三个字,转身就走。

现在想想,如果真不能摆脱沈家的婚约,嫁给一个死人也好过在林家看他们猴子一样的上蹿下跳!

“砰。”

林雨洛甩上门,将自己重重的扔在了床上,她盯着屋顶的灯,哀怨的叹了口气。

“秦非予……如果老师知道你不管我死活,一定不会饶了你的……”她碎碎念。

枉费她费了这么大功夫去找他,没良心……

和林雨洛的嘟囔不同,楼下,林玉蝶正趴在林母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妈,我该怎么办啊……”

“雨蝶,她到底怎么你了,你给妈妈说,妈妈一会就去找你爸爸收拾她。”林母开口就定了林雨洛的罪。

林玉蝶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用力揉了一把眼睛:“今天的盛典我输了,我不能当钱老的徒弟了。”

消息一经传出,她还怎么在学校里待?之前有多少人吹捧她,现在就有多少人看她的笑话!

这一切都是林雨洛害的!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林雨洛又搞鬼了?”林母脸色铁青,恨恨道,“别哭,妈妈明天就去给你想办法,一定让你成为钱老的徒弟。”

“真的吗?”林雨蝶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林母本是一时口快为了哄林雨蝶,可看着心爱的女儿这么难过,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当然了,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快去睡觉吧。”

“谢谢妈,我就知道妈最爱我了。”

林雨蝶这才止住了哭泣,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林雨洛,我一定不会输给你的!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在地板上形成了不规则的光斑,暖意洒满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林雨洛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十里村养成的习惯,每天早晨都要晨练,所以她没耽误多少时间,迅速洗漱换衣服就下楼了。

她刚离开林家没一会儿,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了林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

“什么?钱老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林玉蝶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佣人低着头:“是的小姐,钱老现在已经在客厅了,老爷和太太已经前去招呼,让我请您快点下去。”

林雨蝶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迅速地洗漱打扮。

她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钱老的学生了,但是没想到钱老今天居然亲自登门拜访,难道钱老想明白了, 知道谁才是最适合当他的学生?

一定是这样!

林玉蝶像是打了鸡血,平时一两个小时才能搞定的事情,今天愣是十五分钟就弄完了。

她特意换了一套清纯的白色系连衣裙,力求在钱老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雨蝶,快来给钱老问好。”她才走到楼梯口就被眼尖的林母给发现了,激动的林母一时忘记了礼仪,冲着她大喊到。

林雨蝶心中暗自觉得母亲丢人,却不敢表露出来,依旧缓步走来,站定在钱老跟前一脸甜美的笑容,柔声唤到:“钱老好。”

“好。”钱老倒也不是多热络,只是点了点头。

见主角下来了,林父这才切入主题:“不知道钱老今日造访,是有什么事情呢?”

林父嘴角的笑早就兜不住了,现在问一句也不过是客套了,其实心里是早就认定钱老是为了林玉蝶来的,毕竟在他心里,林雨洛就是一个小垃圾,怎么也不可能跟这样的好事情扯上关系。

“我今天来是 ……”钱老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林雨洛的踪影,疑惑的问道,“雨洛呢?不在家吗?”

“没事,您不用管她,有什么事您跟我们说就行。”林母笑着说道。

林雨蝶能被钱老收徒,确实是值得自豪的事情,但是也没有必要等林雨洛在场宣布。

钱老想了想,告诉她们也行,兴许她们还能帮着他劝劝林雨洛拜他为师。

“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们家的孩子很优秀,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收她为徒。”这句万众瞩目的话终于从钱老的嘴里说了出来。

“钱老谬赞了,雨蝶哪里有您说的那般好,能拜在您门下才是她的福分。”林父笑了笑。

“不是林雨蝶。”钱老斑白的眉毛皱了起来。

“那您说的是谁?”林母一脸尴尬的问道,难道还是……

不可能!

林母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一旁的林玉蝶脸色也沉了下来。

两人都猜到了钱老的意思!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是那个乡下来的土包子!

林父并不知道林雨洛的事情,他是真疑惑:“不是雨蝶还能是谁?总不是林雨洛吧?……真是她?钱老,您开什么玩笑,林雨洛整日的不学无术、怎么配当您的学生,还是雨蝶这孩子……”

“我说的就是你们的小女儿,林雨洛。”钱老加重了语气,也看出了这一家子不把林雨洛当回事儿,不由得心生怜惜,语气也就变的没那么客气了,“是收学生,不是什么人都教。”

林雨蝶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要多无辜有多无辜,让人觉得可怜极了。

林母不甘心道:“是呀,钱老你是不是搞错情况了,我们家雨蝶可才是a中最出色的学生。”

钱老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向林父和林母:“那可能是你们太不了解你的女儿了,她的歌喉和唱功几乎是从事音乐行业几十年的人也比不了的。”

听到钱老对林雨洛如此高度的赞赏,林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

没人应答,钱老轻咳两声,继续说道:“我昨天已经和她聊过这件事,但是她拒绝了我。”

林玉蝶脸色铁青,她求而不得的,林雨洛却拒绝了?她这是在故意打她的脸吗?

心里恨不能将林玉洛千刀万剐,可这会儿当着钱老的面还不得不忍着,搭在沙发上的手不知不觉的死死握住,连手掌心掐出指甲印也没有知觉。

“我想让你帮我劝劝她,只要她肯跟着我学音乐,我保证她以后一定能取得傲人的成绩。”钱老言辞恳切。

林父脸色复杂,他看了看钱老又看了看林玉蝶,其实不管谁当了钱老的学生,都是他的女儿……

看出林父的想法,林玉蝶心底一凉,她咬牙挤出一抹笑,冲着钱老道:“雨洛能被您看上真是她的福气,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劝她的。”

“好好好,那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钱老得到满意的答复,高兴的连连点头。

事情已经办完了,钱老干脆的起身离开了林家,林父殷勤的把人送了出去。。

整个客厅就剩下了林母和林雨蝶。

“你是不是傻?钱老那么好的老师你居然就这样白白送给了林雨洛。”刚才碍于钱老,林母不好直说,这下她便一股脑将自己心里憋着的话全给倒了出来,“就算不能当钱老的学生,你也不能答应帮他劝林雨洛啊。”

“那我能有什么办法,钱老已经指定要收她为徒了。”林雨蝶的心里又何尝不憋屈,重重的鼻音带着哭腔。

看见女儿这般委屈的模样,林母又怎么能不心疼。

“早知如此,就不该让林雨洛回来!”她气吼吼道。

林玉蝶脸色铁青,她也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的想法,可如果林雨洛不会来,难道让她去嫁给一个死人吗?就算林雨洛能当上钱老的徒弟又能怎么样!

“先劝她答应钱老,再让她跟钱老提条件,要么收两个,要么一个都别收。”林玉蝶冷冷道。

林母赞同的点点头:“你放心,那死丫头不敢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