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雍正王朝(二)

“四弟,你应该这样……!”弘时其实并没有和四弟真的打起来,两人一起商量治理江南风气不好一股歪风邪气彻底打翻了百姓对皇上的印象。说着当今皇上执法严明也管不了那些贪官横行霸道,克扣粮食百姓苦不堪言不知民间苦确实侮辱了皇阿玛的风格敲了一下四弟的脑袋笑道。

“三哥,的确是好办法!”弘历平日刻苦努力学习,整日呆在宫里哪里知道如今的天下,还是有明朝做幌子反清复明的油头打击着皇阿玛听着三哥说的头头是道不由得点头笑道。

“可惜爷管不了,四弟!”弘时已经名义上被过继给廉亲王见不得十二叔念经似的头疼,年纪轻轻二十出头一身才华无处施展啊!

“儿臣参见皇阿玛!”弘历本想回答他的话,见到了雍正立刻老实跪在地上请安。

“阿玛!四伯,儿臣近日只是想来看看额娘!”弘时已经被雍正打击的整个人变得很抵触自己的皇阿玛,看见八叔叫起了阿玛可是明黄色的身影让自己很是倔强陌生的称呼小心翼翼道。

“弘时!你……!”胤禛知道自己第一世做的太过分,弘时自己是看着恨铁不成钢啊!和八弟心意相通一世夫妻也明白了亲人的重要。对于这辈子的几个儿子,想要挽救弘时可是前身已经气愤不过早就过继给了八弟失望攒够了,也许在他眼里做什么都是无事于补。

“三哥,别惹恼了皇阿玛!”弘历是个乖孩子假君子小心地拉着他的衣袖担忧道。

“四弟,你可听说过最残忍的话!爷不过是个汉人妃所生的阿哥,本来就没有继位的可能。不自量力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八叔……爷其实也不甘心被排除在外过继给廉亲王尽孝,父子恩断义绝!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同样都是皇子,差别真的很大!你也有野心,不过学会了伪装而爷太过明显,你真的很聪明!学会了皇阿玛装孝子,也说错了吗?”弘时抬头望着天空并不怕死已经差点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脖子上的玉坠鲜红的发亮紧握着玉坠还好是他救了自己的命,不由得分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脸平静不卑不亢无视在场的所有人自嘲一笑奈何人生如戏。

“四哥,爷给你遗留下那么多隐患!对不起!”胤禩知道第一世自己不甘心输给四哥就从中挑唆了弘时,没想到再次看到弘时已经恨四哥恨到这种地步。紧紧握住他的手看见九弟把晕倒过去的弘时抱走,自己也看清了他的几个儿子弘历也不是个老实的,的确像弘时疑是十一弟说得对只要是皇子那个不希望自己能继承皇位,别看侄子弘历老老实实听四哥的话其实肚子里狠厉算计不比四哥差担忧道。

“没事的!小八。”胤禛紧紧握住爱人小八的手,也在这一刻感觉很卑微对于弘时的埋怨,看着站在一旁的弘历自己是皇上哪有不清楚他的心思,刚刚弘时不过是说穿了他的伪装罢了!

“四哥,别担心!弘时爷去劝劝,况且还有我们呢。”胤祥知道四哥的为难都是自己的儿子,迟迟不立太子也是不想太子二哥的事发生在自己的下一辈人身上,那是一场不见血的九龙夺嫡成王败寇最后都是两败俱伤,一个成了阶下囚一个成了孤家寡人……

“是啊!四哥。”胤祯。

“弘历,朕看你以后好好办差,跟着你十三叔十四叔吧!”胤禛不想让八弟操劳看着弘历已经长大也缺少管教,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能教出个什么样的皇子啊!听到弘时刚刚的治国之道和十一弟说的一模一样也确信他不过失去记忆,做自己的儿子也很好替朕好好监督下弘历弘昼才好笑道。

“皇阿玛,那三哥……?”弘历很是担忧三哥的狂言,惹恼了皇阿玛竟然没有多加怪罪,皇阿玛和八叔的关系也让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产生很多问好。

“不用管他,朕自由安排!”胤禛不愿过多解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肩膀笑道。

“是,皇阿玛!”弘历。

“那还不快走吧!弘历。”胤祯是个急脾气拉着他的胳膊立刻带他离开,还有十三哥也知道四哥和八哥又要撒狗粮了!免得小孩子学坏迅速离开了御花园。

“四哥,你想干嘛?”胤禩看着四哥又起了歪主意见他们真是自觉都离开了,一下子被腾空抱起进了果林正好乘凉这大白天的,四哥学坏了!

“小八!你把朕的儿子都带坏了额。是不是得给点补偿,苏培盛,不需任何人靠近!”胤禛说罢手不安分解开他身上的扣子掉了,看着八弟一副鸵鸟似的躲在自己怀里很是诱人,顺手解开自己的衣带看着他满脸绯红顺势吻了上去笑道。

“四哥,这是白天啊!四哥!”胤禩羞耻感倍增一副想要打野战的样子,看着四哥怎么今个也不肯放过自己紧抓着他的衣服警告道。

“朕现在就要,小八!”胤禛。

“四哥,你脸还要不要了?去屋里!”胤禩。

“谁叫小八这么好看呢?小声点就是了!这皇宫可都是朕的!”胤禛知道小八的脸皮薄自己都不怕,看着他躲避的眼神不敢直视狠狠地在他洁白的脖上子种了草莓,惊得小八死死抱着自己的脖子那一声呻吟更是刺激了自己的情动……在这林子里隐蔽的地方,况且都是自己人也就不再克制,吻上他的唇一点点深入浅出占有着他的一切里里外外心上眼里都投映出自己的影子(此时此刻拉登和谐河蟹爬过……)

“四哥,困!”胤禩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了,看着四哥急色地深情款款让自己招架不住了。一番情事过后躺在龙榻上慵懒的翻过身去,呼吸匀称脉象平和悄无声像个小精灵笑道。

“你呀!总是心软,小八!”

“四哥,抱!”

“好,朕的小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