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怎么会女朋友好?

“你们俩尽在我们面前耍花枪,这么肉麻,等一下我们还怎么吃得下?一会儿大方的请客,一会儿又在这恶心我们,霖霖,你这有了女朋友学坏了啊。”阴静已经有意见了。

孙启霖一把握住纪言的手一边说:“纪言,你看我静姐都嫉妒你了。”然后停了停又说:“林先生,不是我说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你还真得看紧了,我看静姐表面上是在埋怨我,其实说不定是在给林先生提意见呢?”

阴静和林锡阳被他这么打趣的脸白一阵红一阵的,纪言趁他们没有注意,狠狠的回头瞪了孙启霖一眼。

“这么多好吃的都还堵不住你的嘴,人家林先生又不是小朋友,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对女朋友好?还要你来教?”我夹了一大块排骨塞到孙启霖的嘴里,纪言知道这一次是水洗不清了。

林锡阳讪讪的说:“孙兄说的是,我还真是不怎么会对女朋友好呢?有机会一定要向孙兄讨教一下。”

纪言突然又想起我和林锡阳分手时的场景。

如果林锡阳不是不顾及纪言的感受,一味的迁就他的母亲,懂得从中斡旋,那么他们今天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想到这里纪言忍不住眼里一片酸涩,为什么林锡阳懂得的这么迟,为什么还要让他们再遇见?

可是问再多的为什么也只是徒然,看着阴静一脸的满足,似乎在说林锡阳有此心她就觉得已经很好。

纪言从未觉得自已离一个人这么近,又这么远过。

纪言下意识的抓紧握住她的孙启霖的手,然后很快换了一副笑脸说:“看,这么多好吃的,我们别尽顾着说话,大家都多吃一点。”

大家不再说话,开始吃菜,纪言一向喜欢吃鱼眼睛下面那一块肉,所以正待伸筷子去夹,谁知道被林锡阳抢了先,可是林锡阳一向不爱吃鱼头,纪言愣了一下,赶紧低下头,吃碗里的菜,当是没有看见。

林锡阳的筷子悬在半空,伸也不是,缩也不是,还是孙启霖反应快:“林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鱼头这一块,来,来,来,谢谢了!”他把碗伸向给林锡阳,林锡阳顺势就放在了他的碗里。

纪言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倒是阴静不以为意的说:“你们这两个大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因为他们两个要回公司开会,这顿饭没有吃太久,一桌四个人里面,三个人都各怀心思,还有一个阴静,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什么来,所以到了后来就听见隔壁桌上的喧闹声,还有就是他们这一桌上,筷子碰到杯碗的声音。

送走这两人,孙启霖提议就在餐馆的附近转一下,车就停在餐馆的门口,他们沿着两边种满法桐的街道慢慢走下去。

暮色沉沉,路灯也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风轻轻的吹过来,初春的夜里微冷有恻恻的轻寒。

纪言很自然的缩了缩脖子,想抱手于胸前给自己找一点的温暖,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牢牢的握在孙启霖的手里。

她甩了一下,没有甩掉,孙启霖自顾自的走自己的路,握着她的手好像握着自己的手一样自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放开一样。

也许这一刻,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他们俩,会是多么赏心悦目,情深款款的一对情侣,光是看走在身边的孙启霖,都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取她而代之。

可是事实的真相,只有当事人心里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