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交战前

余果是最先到丽江的,开车一路过来,这孩子也算省心,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不哭也不闹,只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的世界里,毕竟也是九叔的亲侄孙,隔着这样一层关系,这帮人也没人敢动他,所以没遭什么罪。

孩子到的时候,九叔居然等在门口,跟这只老狐狸打过交道的人都说,这人狠起来六亲不认,对自己都能下杀手,如今这情形,手底下人也震惊不已。

拄着一根拐杖,走到打开门的车前,朝里伸了伸手,“多多,来!”

孩子似乎没怎么犹豫,乖乖的把手递给他,随着他的动作,站起来,跳下车,只不过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任何人。

他们回到客厅的时候,张成端着餐盘走了过来,里边放了一些清淡却带着食物香气的饭菜。

孩子安静的吃完饭,就被佣人带去休息了。

“多多这孩子到现在还不说话吗?当年出事的时候才那么大一点,淑惠也可怜……”

张成听他这么说,突然心里也有点儿堵,“听余杨说,偶尔会说两句,跟他女朋友说的比较多,也比较依赖她。”

九叔多贼,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张成什么意思,“能说话就好,到时候请心理医生过来看看,用不了多久也能恢复了,毕竟医生专业一点,这些年我不是没找过,你手底下的人也惯会躲。”

这意思多阴确,邬语也就是个特例,孩子的事不必靠她,她的作用也不是治疗孩子的自闭症。

张成没有再说什么,他现在势单力薄,东山再起还需要些日子,现在不能翻脸,这次合作,只要中间不出岔子,证阴余杨的清白,他就能放手大干,余杨和鲁松两个人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到时候,他一定让这老狐狸脱一层皮!

见张成不说话,九叔笑了一下,“行了,你晚上陪孩子,我出去散散步。”

呵!佬就快来了,这老狐狸现在做什么都躲着他,余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九叔这几天忙进忙出,虽没有刻意躲着他,也没有禁止他向余杨询问有关情况,但也不让他参与。

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试探余杨,可心里总存着一些幻想,跟了他这么多年的人,又在他出事的时候帮他照顾孩子,怎么可能是,他不愿意去想。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两日,九叔让他跟着一起去瑞丽,安顿好孩子,张成便随着九叔一起出发了。

“杨哥,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儿,可是……”

一辆长途旅游大巴上,鲁松姿态慵懒的躺在自己的铺上,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盯着睡在自己上铺的人。

“可是这事儿吧!我有点问不出口……”

“有话说有屁放!问不出口就别说!”

“哎……嗨!我这不是顾念已故的大嫂么!当年你可是嫂子手底下的……”

听到这儿,余杨就是傻子也能知道鲁松想问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