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最不吉利的一句话

好书推荐:

心情好转的圣骑士收腿坐直,开始安慰他:“乖乖躺一阵儿吧,也别怪大家都这么小题大做的样子,你被小……那头白豹拖出来的时候,可实在有点吓人。”

然后他猛地闭上了嘴——他好像,又犯了一个错误。

他们商量过的。如果埃德自己不提,就先别跟他说起当时的情形,或询问他在地狱的经历。那样的一场噩梦,多少会留下点心理阴影,最好给他一点时间,以免伤害他可能还不怎么稳定的灵魂。

菲利倒是觉得埃德并没有那么脆弱。虽然他曾经因为瓦拉的死冲动地想要暗杀安特……“暗杀”这种方式的确有点问题,但想杀死害死了自己母亲的凶手,至少在他看来,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何况他到底没有动手。

但这会儿,看着埃德骤然惨白的脸和不由自主地缩起来的身体,他还是有一点后悔。

然而话都已经说出了口,敷衍过去当没说过,可不是他的风格。

“你还记得吗?”他问。

埃德点点头,又摇摇头:“被拉出去之后的事,全都不记得。”

没有意识当然不会记得……但他确实记得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真的……很吓人吗?”他弱弱地问,又猛然一惊:“娜里亚也看见了吗?!”

“没有。”菲利安慰他,“因为可能有危险,我们根本没让她进密室。”

他索性把他所看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虽然变成恶魔的样子还断了腿是挺吓人,但那首歌……他真希望还能再听一次。

“伊斯叫小白‘欧默’,而它并没有否认。”他说,“所以,瞧,你可是创造之神亲自出手……出口,救回来的,你完全可以对自己再多一点自信,稍微骄傲一点都是可以的。”

埃德骄傲不起来。

“创造者之歌。”他说,“那首歌,应该是创造者之歌。伊斯……”

他是条龙,可他毕竟不是星燿。他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能让他重获新生?

他想跳下床,又被菲利按回去。

“你刚才已经看过他了。”他说,“你有什么办法确定有效的办法,能让他立刻醒过来吗?”

埃德并没有。

“所以,”圣骑士顺理成章地得出结论,“你可以利用只能躺着不动的时间好好想一想,然后再去解决问题,这样,他能更快恢复,你也能证明自己已经完全没问题……这对大家都更好。”

对他特别好——他绝对不能再一次激怒肖恩。

埃德默默点头。

这会儿他才想起罗穆安。菲利并没有看到疯法师从水池里跳出来的那一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阻止了奎因一剑把他劈成两半,但他的确还好好儿的。

被当成恶魔,好好儿地关了起来……但至少还活着。

那家伙根本没法儿,或根本不想跟人好好对话,伊卡伯德却还是花了两天的时间就确定了他的身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件事暂时还是个秘密。“从地狱里带回了罗穆安·韦斯特”,或许是比“埃德·辛格尔掉进地狱又爬了回来”更轰动的消息,谨慎一点绝不为过。

“他应该很喜欢吃胡萝卜。”埃德提供了应该可以安抚那只疯兔子的方法,其他的……也只能等他被允许离开这个房间之后再说。

他不想无视那些出自关切的紧张,决定不管怎样,至少再乖乖躺上一天——他现在靠窗外的阳光和月光来计算时间了,单这一点就已经是巨大的安慰。

他躺在床上认真地七想八想,中间居然又睡过去几次……大概是因为娜娜的小呼噜打得实在太动听。

房间里大半的时间都有人陪着他。泰丝会在他醒着的时候叽叽咕咕说个不停,泰瑞会格外严厉地要求他“好好休息”,芬维……

芬维吓了他一跳。

那时候正是午夜,他从一场浅眠中醒来,在一片黑暗里,看见精灵苍白而精致的面孔。

他的身体瞬间绷紧,想也没想就挥手砸出一团火焰。

猝不及防的精灵也有足够敏捷瞬间跳开,而埃德也终于反应过来,险而又险地在那发火球砸中什么之前掐灭了它。

一瞬的火光映出了门外,立刻就有人冲进来,在确定这只是一场误会之后又退了出去。

芬维站在角落,安静又不知所措。当他想随着守卫离开的时候,埃德叫住了他。

“对不起。”他沮丧地道歉,“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您做噩梦了吗?”精灵轻声问。

“算是吧。”埃德苦笑。

那片黑暗的森林和杀之不尽的“精灵”,大概会是他永远的噩梦——他怀疑他对精灵过度的迷恋都能因此不药而愈。

“可以……跟我说说看吗?”精灵小心地开口,“柯瑞尔曾经告诉我,把黑暗和恐惧压在心底,假装它不存在,根本不算什么勇敢坚毅……那只会让它更加强大。”

埃德忍不住笑起来——柯瑞尔的确不是会把任何阴影藏在心里的精灵。

“当然,我不是说您不够勇敢……”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芬维显而易见地紧张起来。

“我的确算不上‘勇敢坚毅’。”埃德摇头,在片刻的沉默之后开口:“地狱里有一片森林,因为太过茂密而不见天日,那里没有任何动物,只有一群多到难以计数……长着精灵一样完美的面孔的怪物……”

一旦开始,想要说下去便不是那么困难。而在向芬维描述那一段惊心动魄的逃亡时,他也渐渐意识到,如果他能够更冷静一点,如果他不是那么盲目地相信罗穆安——他脑子毕竟不是那么正常,他们其实并不是没有别的、更轻松一点的方法通过那片森林……或者至少多点尝试。

可那时候,他是真的没法儿“深思熟虑”。难以呼吸的黑暗,紧追不舍的敌人,乱人心魄的尖叫,还有自己身上令人恐惧的变化……他是一点儿脑汁也榨不出来了。

到底,还是不够成熟吧。

芬维陪着他聊了很久,虽然多半只是安静地听着。直到太阳升起,有人敲门问他们是否需要早餐,他才不好意思地在共进早餐后放精灵离开——就算是影舞者,也是需要休息的。

然后他对着餐盘发了一会儿呆。他可以确定,那绝对是娜里亚的手艺,可她好像还是不想见他。

这样的情形绝对不能持续下去……绝对不能给艾伦·卡沃一点可趁之机!但首先,他得解决这犹如禁足般的保护。

他想了很久。在伊卡伯德出现,给他做了又一次检查之后,他问牧师:“修安大人……还在吗?”

他从前没有问过这个。他总觉得其中还隐藏着什么他们不想让他知道的事,而那些,他其实也未必就非得知道。

伊卡伯德平静地反问他:“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我和他眼中所见的地狱,到底有什么不同。”埃德坦然回答,“我觉得我所经历的一切,你们应该尽快知道……我觉得我们之前的计划或许需要改一改。”

伊卡伯德打量他几眼,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片刻之后,有人来请埃德前往神殿的传送阵。

会在斯顿布奇等待他的不止肖恩,还有约克和奈杰尔。来自地狱的消息,正是他们所缺少的。

埃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房间,不用在床上躺到长出蘑菇啦!

去传送阵的路上他请护送他的年轻圣骑士给他一点时间,先把娜娜又重新放回了冰龙的头顶,趴在冰龙耳朵上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也不管它是不是能听见,然后直奔厨房,果然在那里找到了娜里亚。

不等娜里亚开口,他冲过去就紧紧地抱住了她。

“抱歉……”他说,“我回来啦。”

什么话都被堵了回去。娜里亚闭上嘴,别扭地想要推开他,但那力气跟她把他拖回房间扔上.床的时候比,弱得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他厚着脸皮不肯放手,娜里亚也没什么办法。

僵硬的身体一点点放松下来。开口之前,她还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把额头抵在埃德的肩上,不肯看他。

“你已经听说了吧?”她又羞又恼。

听她的语气埃德就能猜出来她指的是什么。

脑子里一瞬间至少晃过三种不同的答案,最后他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又甜甜蜜蜜地承认:“听说啦……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幸运的未婚夫了。”

娜里亚抬起头,一巴掌拍在他胸口:“想得美!你求婚了吗?!”

埃德差点脱口说出“还没有”……但这当然不是一个恼羞成怒的女孩儿想听的。

“当然!”他说,“在我心里,我已经想过了千万种求婚的方式,问了你千万次‘娜里亚·卡沃,你愿意嫁给我吗?’……你一定是听到了对吗?”

娜里亚微微瞪大了眼,在片刻的呆滞之后,一张脸迅速地红到了耳根。

“你……这根本不算……”她简直有点语无伦次。她知道这家伙的脸皮一向很厚,但什么时候厚成了这样?!

“当然不算!”埃德斩钉截铁,“如果真要求婚,我当然要求得让每一个人都知道,让每一个人都羡慕我居然能有这样的幸运和幸福——哪怕只是有向你求婚的机会,我就已经是全世界最幸运的家伙啦!”

娜里亚觉得……觉得她有点应付不来。

但有一点她还是明白的:“但是这样的话,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之前并没有向我求婚,而我根本就还不是你的未婚妻了吗?!”

大概是因为埃德的厚脸皮,有些她原本难以出口的话,居然也能顺利地脱口而出了。

她知道在埃德死里逃生,伊斯都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实在不该计较这个……可她就是忍不住要计较。

“女孩儿有这样的权力!”泰丝是这么说的,“何况男人计较起来只会比我们更计较,那我们凭什么不能在我们想计较的问题上计较一下?”

她顿时理直气壮起来。

“你得解决这个。”她告诉埃德,一根手指戳在他胸口,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当然!”埃德一口答应,“等我从斯顿布奇回来……”

“你要离开?”娜里亚皱起眉。

“肖恩允许的!”埃德立刻声明,“所以,瞧,我已经好了,好得不得了,一点儿也用不着担心。伊斯也很快就会醒过来的,说不定还会想揍我一顿……你会拦着他的吧?”

他皱起一张愁苦的、可怜巴巴的脸。

娜里亚告诉自己不该被如此轻易被逗笑,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弯了弯。

“说定啦!”埃德飞快地偷了个吻,掉头喜不自胜连窜带跳地跑了出去:“我很快就回来!”

这句话反而让女孩儿的嘴角又沉了下去——他上次就是这么说的,上上次也是,每一次他做出这样的保证,总会出点儿什么意外。

再没有比这句话更不吉利的了……她决定从此在家里禁止任何人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