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二章 现实版乐极生悲

张七河在旁边看着张名扬被击飞,双手捂脸,差点就要当场为张名扬的扑街默哀了,可是很快发现张名扬就已经自己站起来了。

然后张名扬怒了,几个闪烁,他就已经冲到了地仙级凶妖兽的面前,暴力的一拳,直接把这头体型庞大的地仙级凶妖兽给打爆了。

看着那漫天的凶妖兽血肉,张七河嘴角不断的抽抽,好像这一拳是打在他的神经线上一般。

这个家伙,真的是太暴力了!

一头地仙级的凶妖兽啊,肉身是何等的强悍,直接被拳力给打爆了。这比张名扬抗着一把天仙器,然后把凶妖兽给切碎了可是要震撼多了。

张七河是彻底的跪了,他真的无法想像,张名扬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之前他已经欣赏了张名扬用一道火系仙法,将一头地仙级的凶妖兽给轰成了一堆烤肉。

现在直接打爆了一头地仙级凶妖兽。

太暴力了!

跟张名扬的战斗力比起来,他自己就有点不够看了。

虽然他也是天仙境初期的修为,可是他修炼的是水系法则,正宗的水系法则,没有进化冰系。

作为一个咸鱼,他怎么可能去修炼冰系呢?

现在想要改变,付出的代价就有点大了,他又要追上张名扬的修为境界的脚步,怎么能牺牲时间去做这种事情呢。

可是这一刻,张七河疯狂的想要改变,他要转修冰系!

水系转修冰系,并不是不可能!

水法就是冰法的基础,法则是一样的,只是修炼的功法和仙法不同而已。

还有就是,冰系修炼起来比纯水系需要消耗的资源和时间都多得多。

不过这个张七河不在乎,资源什么的,张家不缺。张家可是水法仙族,水系和冰系资源,本来就是张家的强项。

至于时间,张大少爷会缺时间嘛。

想想,一道冰系仙法使出,将一头凶妖兽给直接冻成冰雕,然后碎成一地的冰渣,太有视觉冲击了。

他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一个傻雕,居然会选择纯水系,而不选择冰系。

当然,作为张家的大少爷,他想要转修冰系,当然不用从头开始了,只要有冰系的仙家至宝相助,就可以将他体内的水系仙力转成冰系仙力。

他只要换一本冰系的修炼功法,再重新修炼几个冰系的仙法就行了。

虽然会浪费一些冰系至宝,可是他不在乎,至于要重新修炼和研究冰系的仙法,那也没有关系。

反正他现在没有开始修炼水系的天仙法,就从天仙法开始吧。

要不然的话,跟张名扬之间的差距,永远都不可能弥补上。

他笃定,张名扬虽然炼气和炼体两种体系同修,可是他的修炼的速度,肯定是比不上他的。

而且越是到后面,张名扬的修炼就会越慢,他超过张名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既然无法同境界碾压他,那就在修为境界上碾压他吧。

张七河迅速的改变了自己的策略,不能用自己的短处,去撞张名扬的长处。

想着想着,张七河就笑了。

“张七河,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的猥琐?”张名扬擦干净了手上的兽血,看到张七河脸上的笑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家伙,自己这么拉风的时候,居然连一句夸奖都没有,这一界的观众实在是太不行了。张七河收回了思绪,赶紧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他当然不能告诉张名扬,他刚刚脑海里面已经开始脑补,他的修为境界超过张名扬一个大境界的时候

,把他按在地上摩擦的画面。

那画面太美了!

张名扬当然不知道张七河心里所想,以为他是想到了哪个妹子,所以才笑得那么的猥琐。

教训道:“七河啊,作为一个仙人,我觉得你有点堕落了。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我们在这里历练,在修炼,可是你呢,居然在想女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谁说我在想女人了?”张七河不服气的道。

“哦,那你在想什么?笑得那么猥琐不是想女人,难道是在想男人?”说到这里,张名扬赶紧拉开了与张七河之间的距离,似乎是怕发生什么不妙的事情。

张七河一阵气结,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这个锅他还非得给背下来不可了,因为他要是敢说自己真的是在想男人,那名声还要不要了。

虽然想女人有点不求上进,可是男人嘛,想女人也是正常的,最起码取向是正常的。

这要是让人家非议他张家大少爷连取向都不正常,那事情才大条了。

他儿子可是刚刚周岁,可不想人家怀疑他儿子的来路不正。

“好吧,我承认了,前几天我在乱仙城里看到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张七河一副认命的样子。

不料张名扬却是没有再骂他,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男人喜欢女人,天地至理,看到喜欢的女人,当然就要上啊!”

“怎么样,要不要我支援你一点技术方面的知识?”张名扬抱着张七河的肩膀,一副交流交流的表情。

张七河一脸懵逼,我开玩笑的,你居然当真了。

张名扬这一波信任感来得太突然,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原本他都已经准备好了让张名扬一顿训的。“呃,不用了,哥,虽然我的技术可能比你差那么一丁点,可是对于泡妞,我还是很有心得的。毕竟我媳妇可是比你多多了。”张七河表情和语气都很谦虚,可是说出来的

话,却是有点看不起张名扬的意思。

这让张名扬很是不爽,媳妇多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比质量啊!

“七河啊,你以为你那些媳妇都是你泡来的?”张名扬毫不客气的揭穿了张七河的幻想。

张七河顿时泪流满面。

“哥,我们略过这个话题,刚刚你怎么回事?居然被一头区区地仙级的凶妖兽给偷袭了?”张七河赶紧转移话题。

“区区地仙级,七河啊,你膨胀了。不知不觉,你都在乱仙山脉呆了两年了,是什么让你产生了错觉,让你膨胀至此!”张名扬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张七河目瞪口呆,这天没法聊了,明明是你的问题,可是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成了我是十恶不赦了呢?

“咳咳,没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的神体是不是能承受地仙级凶妖兽的直接打击而已。”张名扬见张七河的脸黑了,也不再调侃他,直接说道。

张七河有点怀疑,真的是这样吗?

我怎么看着,像是你因为分心,所以躲避不及,这应该是操作上的失误啊!这完全就是现实版的乐极生悲啊!